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23

更新总是不期而遇

 


清晨破晓。

院子里榕树上的鸟鸣唤醒了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睡一觉的陈长生,一睁眼就是某人漆黑点墨般的眼睛。秋山君轻笑间喷洒的温热鼻息让他觉得脸有点痒。于是陈长生眨了眨眼,皱了皱眉把秋山推开。

秋山借力施施然起身:“醒啦。”

“几时了?”陈长生匆忙起身穿衣服,“为什么不叫我。”

秋山君靠在床边,嘴角勾起:“看你比我这个赶了三天路的人还累,就让你好好休息下啊。”

陈长生动作很快,已经换好了衣服推门而出,同时不忘回头道:“走吧,唐三十六他们过来过吗?”

“嗯,来过一次。让你去处理一下早课。”秋山君迅速跟上。

陈长生脚步一顿,心中莫名发慌:“然后?”

秋山君拖长了声音:“不才在下——替你去了一趟。”

陈长生下楼梯的步子险些踩空然后一下翻下去,所幸被秋山君及时拉住。

“陈——”折袖上楼梯的脚步一顿,在看清楚了楼上的情况之后低下头,收回踏出去的一只脚,面无表情转身,“抱歉打扰了。”

陈长生默默伸手想说些什么,然后又把手收了回去。

秋山君把拉住陈长生手腕的手拉开,笑得有些尴尬:“我只是顺手拉了一把,不能怪我。”

陈长生蹬蹬蹬下楼:“没怪你,怪我自己。”

“不是,长生,”秋山君也迅速下楼,“等一——”

然后他就看见陈长生脚步急转踏着耶识步出了别院。

秋山君非常乖巧的咽下了那一个没说出口的“下”字。

刚刚结束了巡视的唐院监目睹全程以后冷笑一声施施然走过,轻飘飘扔下两个字:

“活该。”

仿佛今天早上义务劳动帮忙解决了学生想出门围观圣女入宫的人不是秋山,而厚着脸皮去让人帮忙解决的人不是他一样。

感人至深。

陈长生出了别院之后正好碰到了找他有事的苏墨虞。

苏墨虞手里拿着个似信非信的东西。

苏墨虞看到他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你终于过来了,早上秋山君说你在参悟剑意就替你解决了一下学院事务。怎么样?”

陈长生清修至今第一次打着修炼的名号划水,有点心虚,看似沉稳地点点头:“嗯,还好。有事吗?”

“七日后的战帖,断桥。徐有容差人送过来的。”

陈长生对这个早就有预料,接了过来。徐有容与他的婚约已经解除,但是这一战是无法避免的。

如果说以前是小姑娘对他的挑战,那么现在也许还有秋山君的原因在内。

“七天之后啊,”陈长生收好这一纸轻飘飘如当时的婚约一般的挑战书,“这几天学院的事就交给你和唐棠了,必要的话——”

陈长生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在脑子里好好转了转,还是改了口:“就直接来找我。”

苏墨虞点头表示明白,准备离开。

“还有,”陈长生叫住他,“以后有事,就不要麻烦秋山了。”

苏墨虞有点惊讶,但还是点了头。

陈长生看着他离开之后,在原地站了很久,眼神难得有些迷茫。

“陈长生,”唐三十六从后面搭住他的肩膀,“舍不得麻烦你家秋山?”

陈长生把他的手拎开,皱眉道:“什么舍得不舍得的……”

“说白了不就是这样吗?”唐三十六伸了个懒腰,“秋山君,离山剑宗大师兄,世称真龙。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完美的人才。家里权大势大还有未来圣女当师妹,神国七律排行第一。多厉害啊——”

唐三十六字正腔圆地背诵秋山君的简历,然后被陈长生一眼瞪闭了嘴。

唐三十六摸摸嘴唇,自觉吞下打诨插科的话,正色道:“说正事长生,你到底在焦虑什么?”

陈长生身子一僵:“焦虑?”

“是的,焦虑。”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你的状态很不对劲。”

“担心自己配不上他?担心这份感情不能受到别人的祝福?你到底为什么会忧虑这些?”唐三十六表情称得上严肃,字字珠玑。

陈长生被他的话钉在了原地。

“陈长生你醒醒吧。”唐三十六怒其不争,“这种东西你在意什么?!”

“你是真人,他是真龙,你是未来剑宗,他是未来的离山宗主,你是北,他是南。除了性别之外你们之间简直挑不出任何不般配的地方。徐有容的婚约你都敢退,一点都不怕别人怎么说,怎么现在担心起这些东西了?”

“苏离,南方圣女,莫雨姑娘,下一任圣女,教宗陛下,圣后娘娘可能也知情,他们都没有意见,你担心其他人干嘛。”

“但是秋山……”陈长生脱口而出。

“秋山君?”唐三十六翻了个白眼,把心中的烦躁压下,“你管他?他既然敢和你在一起,还在乎退路?”

“唐棠。”秋山君的声音传来。

他不容反抗的拉过陈长生,看了唐三十六一眼:“长生我带走了。”

“我会处理好,还有,谢谢了。”

秋山君难得有些恐慌的感觉。

他停住脚步,回身看陈长生。

“秋山……”陈长生低声唤了声。

“长生,”秋山君抱住他,“其实有时候我想直接带着你走人,抛开所有事情去深山老林里隐居。”

“哦,那千万别去西宁,那里没什么好吃的。”陈长生意识流接话。

“嗯,不去。”秋山君的手臂紧了紧,“师叔祖告诉我,在星空那边有一个到处都是圣光的世界。”

他沉默了很久,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等到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长生啊,你要知道。”

“所有国教信徒在你身上寻找信仰寄存的地方,所以你必须让自己越来越好。”

“但是累了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我还在。”

“活着是很累的,活着还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更累。至于我们的感情和所有关系,不是累赘,只是在你在迷茫的时候告诉自己,你还有存在的意义。”

“是我的责任,没有注意到你的情况。”

“长生,我们的路还有很长啊,虽然可能有些难走,但是毕竟是我们的路啊。”

陈长生开了口。

他说好。

Tbc——

这一章写的有点奇怪

所以在这里要解释一下。长生之所以会迷茫主要是担心秋山的名声问题,以及他们因为这份感情而负担的很多东西。

猫腻大大原著是从唐朝脱出来的架空,唐朝虽然民风开放,不会像之前之后朝代有那么多顾虑,但是同性之间的感情还是要受到很大的议论的。

秋山会方主要是他也对自身产生了一定质疑,没有及时注意到长生的心理状态非常愧疚,产生了类似于我tm没注意到对象的心理状态我还活个什么劲的想法。秋山是很重感情的人,所以其实是非常在乎长生的想法的。但是这种长生脑子一抽出现的诡异想法毕竟是没有办法立刻知道的。再加上长生是那种比较内敛的蓝孩子,有时候他也会有“长生到底爱不爱我”的脑残想法……

我越解释越乱……

Emmm怪我,本来想写点小甜饼但是莫名其妙写了这些东西。

啊其实秋山的话暗示了很多东西的。

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还是很重要的……

等到后文再想办法解释清楚吧……

迟来的新年快乐w

以及36帮助长生思考时的心理活动:

我才十几岁,我好累。


评论(2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