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春来早

是答应群内小伙伴的国庆贺文!!迟来的祖国母亲生日快乐!!以及祝大家国庆快乐!
灵魂伴侣设定in大周
以上,祝食用愉快!

<<

“京都的花没有天南的多,春天也没天南来的早,下次你若有空,不妨亲自去看看。”秋山君陪陈长生漫步在朱雀街上,望着街边酒馆巷侧的不知名花卉,开口道。

“……嗯。”陈长生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话,开小差被抓了个正着,过好久才反应过来,忙答一声。

他从脖子红到耳朵尖——小陈院长面皮实在是薄。秋山君看着他,一不小心没忍住,笑出了声。

“咳。”陈长生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点,顶着尚红的耳朵尖回答——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应该十分得体,“素闻天南地灵人杰,在下定会上门拜遏。”

秋山君作为天南人杰的代表,听着这话不知怎么就开心起来,于是笑出了声。

“秋山君?”
“无妨,希望你早点去。”

其实秋山君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如果不是在这种尴尬的节骨点,陈长生愿意多看看。

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们两个会走一道?

<<

这事讲起来就十分有趣。

今年的青藤宴,神国七律上京都,秋山君赫然在列。
他来的目的大家都再清楚不过,无非就是向徐府正式下聘礼,然后三两年后结成一桩好姻缘。

人们都已经备好了茶水,打算使劲夸赞这场龙凤天成的美事。

然后国教学院的小陈院长闯青藤宴,公然表明自己才是徐有容的未婚夫。同时徐有容谴白鹤来信,拒绝了秋山君,并指名道姓自己的未婚夫是陈长生。

命运仿佛嫌这晚还不够乱,离山剑宗的弟子们用苛刻的标准审视了一番陈长生。然后神国七律除了秋山君以外通通脸色大变。

秋山君一晚上仿佛都在神游,愣是一句话没说。但苟寒食毕竟也见过大风大浪,于是迅速冷静下来,并且提出要求让陈长生来南方使团这边一会。

当场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就很微妙。

苟寒食:不是,你们听我解释!我们不是要做掉他!

陈长生极其坦然的走过去了。

苟寒食轻咳一声,低声对陈长生说话:“陈道友能把右手的袖子撩上去一点吗?”

陈长生依言,露出手腕里侧皮肤上半个标记。

旁边瞬间围了一圈人。

“诸位道友是要看这标记?”陈长生了然。

三千道藏里其实没讲这个东西,但这是少数他的老师告诉他的东西,因此他也可以说是对这个东西很了解。

老师说,这是命理印记。只有极少数修道者身上才会出现,一人一半,缘分到时两人自会相遇。同时有此印者乃是天成的姻缘,天生默契无比。而史书上每一对出双入对的圣人级别的强者都是有印的。

陈长生的印记是在他八岁的时候长出来的。那天晚上他手腕剧痛,同时身上异香泄出,差点没把年幼的陈长生折腾死。第二天问了师父,才被“命理”二字深深震慑。

彼时他尚还年幼,就已经被命运不打一点招呼的重击给重伤。尽管他并没有认输,可也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无力感。

他的印记是个样式极其繁复的纹样,由于只有右半个,所以根本看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并不是很忌讳让别人看见。

唐三十六就看见过,还说:“你和徐有容的婚约履行不了。”

同时表情万分微妙。

陈长生没看懂他的表情,但还是赞同道:“是的,我此次上京都就是为了退婚。”

唐三十六的表情更加复杂,其中包含了敬畏同情好奇等多种神色。陈长生还是首次看见有人能把这么多种表情揉合在一个眼神中,不禁表露敬佩之情:“你真厉害。”

唐少爷这次并没有借青云上九天,而是由衷道:“不,你更厉害。”

陈长生心道他并不能再多揉一种情绪进去,想要反驳。唐三十六沧桑地一拍他,沉重道:“别说了兄弟,你真的很强。”


时间回到陈长生把袖子撩起来并说话之后。

秋山君走了过来,宗门弟子们自觉让出了一条道。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纹样,再看了看有些狼狈的陈长生,忽然笑道:“原来是你。”

他伸出左手,撩起一点袖子,露出手腕里侧,拼到了陈长生手旁。

然后两个纹样一分不差、严丝合缝地对上了。

秋山君望着陈长生,很是有诚意地微笑着。
陈长生受到的冲击太大,愣在了原地。
苟寒食沧桑地长出口气。
关飞白的剑差点没砸到自己的脚。

整个南方使团安静了。

片刻后有一外门弟子终于知晓了情况,震惊地嚷嚷了出来:“什么,陈长生对上了大师兄的命理印记?!”

整个青藤宴都安静了。

秋山君有命理印记的事几乎整个大周都是知道的,秋山家早年还很是满城风雨地找过,甚至有人怀疑人是被魔族抓走了,魔君打算用以威胁人族。这个假消息很是火热了一阵子,后来秋山君一句“缘分未到”,才消停下来。

谈缘分叹缘分十几载,如今终于得以见缘。

但却是在秋山君已经准备向徐有容下聘的时候。
特别是对方还是徐有容的未婚夫。

唐三十六后来听说这事,说:“就说你特别厉害。”

彼时小陈院长声名未鹊起,人族最最顶尖的天才便是徐有容和秋山君。如今陈长生横空出世,竟是与两个人都有不浅的牵扯。

“一边是离宫里见证的婚约,一边命定的好姻缘。而且还一个天凤,一个是真龙。”唐三十六啧啧,“你真的是本方世界的天选之人。”

既然秋山君的注定已经出现,那么聘也不能下了,团也不能回南方了。

命理印记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重要性,所有东西都要为它让路。

尽管陈长生身份特殊,是徐有容的未婚夫,也是国教学院的小院长,更是离宫里教宗的师侄;他身上有一代人的恩怨情仇和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网;他现在为了国教学院忙的要命,他也不能拒绝秋山君在京都同游的请求。

在大人物的算盘上,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陈长生是北方人。而秋山君是南人,而且是天南的未来领袖。

南北合流一事,忽然就有了突破口。

但这些东西暂时还轮不到两位刚被缘分砸了个正着的小朋友去想,他们现在慢悠悠的走在街上,看方向好像是要去国教学院。

<<

说陈长生以前没有想过自己的命定之人是什么样的,是没有人会信的。这个问题若问到他自己,他也会坦然回答说想过。

无论如何他想不到会是秋山君。

但与这人相处时,也能感觉到自己与他的默契和想法的共鸣之多。

陈长生心下叹了一口气,想这的确是命定才能有的人。

他们昨晚其实已经长谈过一次,各自交换了从小到现在的经历。如果不是因为有这层关节打底,陈长生绝对做不到如此坦然地面对秋山君。

“我明日便回天南。”秋山君轻声道。
“书信联系吧。”陈长生答,“我也要开始准备大朝试了。”
“行,祝你顺利。”
“我会顺利的。”

“对了,昨天你问我的那件事,我有答复了。”秋山君突然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并没有问题。”
“我本来也并不是非师妹不可,她既拒绝了,我便断了心思。”
“我们并不知道我们为何活着,可我们还在度过每一天。”

陈长生思索片刻,终于释怀:“有理。”

<<

日后小陈院长一人上凌烟阁,一日观天书碑,引来一片星光,破境通幽。秋山君拼尽一己之力,拿下周园钥匙,又燃精血为人族天才搏下一线生机。

……直至魔族雪原一役,陈长生与秋山君双双入神圣,后来又一道去了圣光大陆。

人们都说这是命定的姻缘,天成的默契。直到有后世之人细细考究,才追溯到这一天。

原来是春来早。

end
这篇太过辣鸡了,我长跪。
辣鸡居然有2.6k,震惊了。

更新了就删

键盘大概今天晚上能到

下一更是七夕节贺文!!!何去何从背景!!!


那个,不好意思,我后天返校交作业,发现有一个作业没写,明天补作业去了,白白orz


【秋陈】前路·27


陈长生安静了一会,随即很肯定地对秋山君说:“我要进周园试试。”

苏离的剑意让他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虽说这个想法之前就有了模糊的雏形,但苏离的这封信无疑是为他无形中指明了路。

天书碑是什么东西他当然很清楚,如果像秋山君先前所说那般,以渡剑海为方法去往周园当然是可以,但是他可能会受创。

如果不能渡,那就上岸。
岸上是京都,是国教学院,是他的房间,是他的本身。

而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剑。或者说,他的手里有无数剑法,却都可以用一把剑施展出来。

陈长生看着秋山君,眼神坚定:“我可以以慧剑入周园。”

秋山君在剑柄上轻点几下,沉思了一小会,点头:“你去吧,我在这看着。”

他的星域干脆就一直保持着展开的状态,秋山君抱臂,等他进入周园。

陈长生皱着眉看着信纸上“阅后即焚”的四个大字,终究还是听了一次苏离的话。他对秋山君说:“借个火。”

秋山君抬手,随即右手指尖上便蹿出个金黄色的火苗,陈长生安静地把纸递过去让它开始燃烧。然后闭着眼握住了剑鞘。

秋山君看着那一张普通的信纸终于烧完,化为点点灰烬,带着火星就要从半空中落下。

陈长生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但这毕竟还是在他的房间里。如果让这团带着火星和灰烬的废纸落到他地板上,他秋山君说不得一个月都不用进国教学院。

秋山君留了个心眼没让小纸团掉下去,上面的火星他都没扑,就百般聊赖地用真元控制着那个纸团上上下下地飘。手法娴熟,控制精准,任谁看了都要赞一声“厉害”。

他知道陈长生应该成功了,因为他也感受到了周园里浑浊的气息和百兽的声音。

还有日不落草原外的那个潭水,陈长生的东西都掉在了那,此时感觉来简直深不见底,荡漾着深邃而又恐怖的气息。

秋山君原本是很从容的,却蓦然停住了动作。
楼下的折袖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
正在厨房里偷喝汤的轩辕破也感受到了这道气息,呛了个半死,也同时成为了这个时候唯一的声音。

秋山君安静了一会,握住了逆鳞剑柄。随后他又觉得自己托大,于是抽出另一把剑握住。

废纸团安静地悬在离地一尺的位置,相安无事,但却被秋山君抽出的遮天剑挑破,愤怒地迸出了点点火星。

秋山君的声音依然沉稳,他进入识海,对天上那轮太阳说:“长生,快些回来。”

他又握紧了点手中的剑,有些恍惚地说:“有麻烦了。”

星域外洪流的感觉愈发暗潮汹涌,似乎是对秋山君此时的不敬而感到愤怒。事实上她也的确十分愤怒。

无穷碧站在外边,心道即使你是秋山君,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袒护国教学院。她这一路过来杀了一条野狗,废了一个人的右手,自觉仁义至尽。

于是这一晚以及驳了她面子后她的怒火,便要国教学院全数承担。她不想惹怒离山和国教以及汶水唐家,所以她不会动秋山君和陈长生以及唐棠。

她会废掉折袖一只手,然后杀死那个妖族少年。她的想法很简单——要国教学院的少年们感受到绝望。

陈长生回来的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他原来以为这位前辈身为八方风雨之一,应当不会和他们这些小辈计较,却终于在这一刻明白了不是所有圣人都是超凡脱俗的。

秋山君握着剑,身子对着窗口眼睛直视窗外,同时拉过陈长生的手,在他手心上一笔一划地写字。

——曾经,无穷碧前辈用尽一切手段嫁给了别样红前辈,从此便认为他是她最重要的面子。
——后来她为了生下别天心,几乎是豁掉一条命,儿子就成为了她最重要的面子。
——你们先前……

秋山君没有继续写下去,想来陈长生肯定能明白。
陈长生苦笑,驳了她的面子嘛。

对于先前那件事情,教宗没有给她任何解释,或者说任何解释都让她感到不满意。而她从来认为面子是女人最重要的东西,于是便亲自北上来了京都,来到了国教学院。

雪夜的气氛凝重而干燥,显出点易怒的端倪。

迸溅出来的火花从之前便没有停过,此时终于引起了秋山君和陈长生的注意。先前秋山君抽出遮天剑挑破了这团废纸,刻意没扑的火星便一点一点跳了出来,最终又凝聚成一股气息。

风雨交加,何物能掀起星火?

狂风肆虐又如何?暴雨降临又如何?

曾经有人凭借一己之力直直斩出一条路,生生燎出一片天。

如今有人留下一道剑意,指风雨。

这是苏离的燎天三式。

Tbc————
呼累死了。
前几天沉迷作业忘记更新了……

【秋陈】前路·26

两个人谈话的气氛也终于热络了起来,于是聊着吃着,需要讨论的事就没有了。

徐有容和陈长生起身,陈长生去结了账,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店门。雪越下越大了,简直看不清店门外不远处还站着个白衣人。

陈长生对那个人何等熟悉,立刻就认了出来,连忙撑了伞快步走过去。

他顿时就忘了徐有容,满心满眼只剩下一个人:“你怎么不带伞?”

那人朝他笑笑,不是秋山君还有谁?

秋山君慢斯条理道:“刚来没多久,想你们应该也快聊完了。再说了,你不是带伞了吗?”

被晾在店门口的徐有容:“……”

徐有容真的无言以对了,她素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屏障替她挡住了身周的落雪。秋山君当然知道她这是在用凤火挡雪,也就没有出言把伞给徐有容。

也许是因为年长一些的原因,秋山君整整比陈长生高了整整半个头,他娴熟的接过黄纸伞,同自家正派师妹告别:“我们先走了。”

徐有容毫无情绪起伏:“师兄好,师兄再见。”

然后转身离开。

陈长生这才想起她,连忙回头看了一眼,看着离去的少女身周萦绕着细微的凤火,才放下心来。

秋山君揽住他肩膀,淡淡说道:“走了。”

陈长生和秋山君并肩走了一会,终于是开口问:“苏离前辈把剑留给你了?”

当时徐有容想收伞的时候他接过伞时就感觉到了,苏离的确依言把黄纸伞还给了他,但是中间那道剑意却不见了。

那道剑意是找到剑池的关键,那把剑是遮天剑。

秋山君倒并没有失措之类的情感,笑道:“是,你若想要,给你也行。”

陈长生深深被他的没有原则给震动了,郑重道:“还是算了吧,苏离前辈会哭的。”

千里之外的苏离打了个喷嚏。

秋山君听完他的话轻笑出声:“哭给圣女前辈看吗?”

陈长生本来还没想到这层关节,被他这么一说顿时笑了出声。笑了会之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两位前辈是去大西洲了?”

“非也。”秋山君摇头,“去了星空的那边。”

陈长生沉默良久才开了口:“……圣光大陆。”

他们对这个东西早就讨论了个透彻,甚至还推出通向圣光大陆的通道就在云墓。几天之前,秋山君向他发出了提前了百年的邀请。

他同他说:“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每每陈长生想起这个,心里总是软的一塌糊涂。

“嗯。”秋山君应了一声,显然是也想起来了,“对了,前辈让我转交个东西给你。”

苏离离开之前,留下了七封信,其中有两封留给了陈长生,一封给了七间,一封给了离山脚下镇上铁匠铺里那个刚开始学剑的小孩子,其实他还给秋山君留了一封,但是却被秋山君丝毫不留情面地拒绝了。

“……”陈长生听完之后更是沉默,他提问,“我怎么觉得这样的分配显得我很弱?”

若所有人都是一封就算了,可给他两封算什么意思?更何况秋山那封他根本没收,一番对比下来,陈长生好生惭愧。

秋山君敲他:“拿好了,黄色这封随时拆开都行,黑色的那封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再拆开。”

陈长生接过信,当即一惊:“好强的剑意。”

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国教学院院墙外,于是便很自然地走了进去。一路回到陈长生的房间,却在门口处看到个大爷似的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满脸都写着“你欠我钱”,从表情到姿势都写满了不爽。不然一般情况下,他绝不会做出出半边身子倚着左半边门框,单腿踩在右半边门框的事。因为他非常清楚陈长生的洁癖有多严重。

今天的唐三十六当真是不怕死了。陈长生走到楼上,陈长生走到近前,陈长生微微皱眉,秋山君面露异色,都没能让他让开。他挡在那里,顶天立地。

陈长生猛然想起之前唐三十六说的离宫今晚的事,瞬间收敛了脾气,小心翼翼道:“福绥路的牛骨头汤很好喝。”

唐三十六想把手里的神杖直接砸地上,但碍于这是神杖又砸不了,一时痛苦万分。他磨牙,阴森森道:“教宗大人的神杖岂不更好。”

他想起今天交接仪式他举手替陈长生请假的事,更是羞愤愈加。

陈长生看着神杖,一时居然也无话可说了。

唐三十六把神杖递给他,无比崩溃地说:“你赶紧把它拿走,我怕我忍不住用这个砸你。”

秋山君适时地露出个“你敢”的表情。

其实他对今晚离宫宴会的事大概心里也有个数,奈何心里一软,就让陈长生糊弄了过去。现在心中其实也是万分感慨,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

陈长生明白唐三十六说的不是气话,于是连忙接了过去。唐三十六这才让开路,想要再说几句话。却发现自己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显得十分碍眼,于是悲哀地离开。

他走之后,陈长生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没心情计较门上有没有脏的事了,开门收好神杖,当即打算拆开那薄薄的一封信。

秋山君挡了下他的动作,展开了星域把他们两个人容纳进去,与外面的东西隔绝。

陈长生抽出无垢,在信上裁了个口子,把那一张薄薄的信纸抽了出来。

这实在是一张很普通的信纸。

如果它的寄信人不是苏离的话。

剑气四溢,锐不可当的剑意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四扫,却憋屈地发现两个人好像都是自己的传承人,也在没有东西让其大显身手。在险些突破星域前,总算全部消散。

陈长生很确定,倘若他在折袖面前拆开这份信,那么就算他有命治折袖,折袖也没有被治的命了。

Tbc——————


【秋陈】何去何从 41~48

41

秋山君震惊。

秋山君是真的震惊了。

秋山君的手微微颤抖,他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画扔地上了,于是小心的把画放在书桌桌面上,看向陈长生,问:“你画的?”


42

陈长生无语了。

这都是什么事???

你自己让人画了画,行,画送过来了,你说什么???

你居然问我是不是我画的?

陈长生一时间语气有点冷:“难不成秋山先生以为我找枪手?”


43

秋山君回过神以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非常羞愧,很想穿越回过去扇自己一巴掌。

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认出了他在那个北极圈里的圈友的画风而已。

……居然是陈长生吗?

秋山君心里惊涛骇浪,然而还要扯出快乐的表情对他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陈先生你作为文手不会这么擅长画画而已。”


44

秋山君看着画想到:这何止是擅长画画啊。

画上的男子笑容得体,然而手中长剑却是毫不留情的往前刺去。他相貌英俊,衣带飘飘,简直是“完美”一词的代言人。

一张画,将“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气势表达的淋漓尽致。


45

秋山君服气,心平气和道:“是我思维定式了。”

陈长生这才消气,大度道:“没事。”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马甲已经被扒了个干净。


46

秋山君V:

感谢这位粉丝送给我的画,我很喜欢。@陈长生【图片】

评论:

唐③⑥V:???你什么时候勾搭的长生???等一下陈长生你居然还会画画???给我过来!!!!

陈长生V:喜欢就好:)

徐有容V:祝你们幸福。

此微博一出,服务器几乎崩溃。


47

龙凤组和果奶组的粉丝都傻了。

一时间微博成为了秋陈党的狂欢地,无数cp同人文同人画拼命往外涌,时至今日才显现出该cp的深厚底蕴。

#震惊,知名文手画手职业互换,其共同绯闻对象:祝你们幸福#

对秋山家粉丝的打脸不要来的太快。

有人结语:徐有容或成最大赢家。


48

秋山君全球后援会V:

是我们输了,大佬好。@陈长生

【秋陈】前路·25

陈长生等在约定好的福绥路路口,没过多久,天上便落下薄雪来。

不过徐有容没让他等太久,很快就撑着一把陈长生极其熟悉的伞来了。她快步走到他近前,动作有些小心地想收了伞。

陈长生见此景轻咳一声,接过伞:“还是我来吧。”

他迅速收好伞,拿好,动作显得无比娴熟。因为先前在周园的草原上,他在秋山君背上,给他撑伞一路聊天论道,他们不知谈了多少道藏,他也不知做了多少次收伞的动作。

徐有容却是没注意到他在想什么,难得脸上有些羞意,解释道:“在天南住久了——咳,我从前在神都的时候,雪天都不带伞。”

曾经的徐有容在京都作天作地,曾经的徐有容在京都不知何为收敛。

不过那都是从前了。

怀念的表情几乎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间,便很快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

陈长生也很快就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回忆中剥离出来,对她笑笑,随手指了家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店店:“去那家?我先前问过秋山师兄了,他说豆花鱼店没有了,现在这里最流行的是铁锅炖骨头。”

徐有容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发现那家店里腾腾地往外冒着热气,诱人的骨头肉香在这里都能闻得到。她迅速放下了对那家豆花鱼的一点怀念,从善如流地往那家店走。

进了店,徐有容坐下。

陈长生放好了伞,在她对面坐下。

热腾腾的骨头汤很快就端了上来,模糊了两个人眼中对方的面容。

南方圣女,北方未来教宗,对坐啃骨头。

这样想着,两个人居然是不分前后地笑了出来。

隔壁桌的食客好像是在讨论今天早上的那场对决,一位食客失手把酒碗都砸了:“肯定是有容小姐心好念旧情,不然那一招大光明剑放出来,陈长生还有活路?”

“嘁,说得倒好听。”他对面那位好像是陈长生的支持者,闻言立刻非常不屑地回敬道,“我怎么听说大光明剑是不世出的剑招,你怎么知道有容小姐就彻底参悟透了能使出来?依我看,若不是陈院长寻回失落的斋剑归还于天南,哪里会有那一招?”

“你!”先说话的那位食客被他气得七窍生烟,“有容小姐的悟性那般好,怎么会参不透!”

听着这话,本来只是轻笑几声的两个人终于大笑起来。

店里云飘雾转简直不似人间,哪里会有人注意到又一对年轻男女走了进来?

隔壁桌的食客听了这笑更是怒火中烧,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徐有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掉泪花,打趣般的开口:“先讲好,我可没有放水。这讲的我都快信了。”

虽然语气戏谑,但是内容十分严肃认真。她不想让陈长生误会,不仅是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更因为她认可了这位性别不大对的“师嫂”。

陈长生笑声停住,然而言语中还透露着笑意:“我知道。”

徐有容更觉得满意了,她看向陈长生,说道:“你很不错,当我师嫂吧。”

陈长生:“……”

笑容凝固在脸上。

然而两位年轻女子的谈话又非常应景地从徐有容身后传了过来。

“诶,不过说起来,今天早上那场对决刚结束秋山君就来了诶!真的好帅啊!来的时候居然还带了点心!听说他对有容小姐情深意重,不过今天刚打完的时候有容小姐和小陈院长并肩也好美哦!!!有容小姐真幸福!!”第一个姑娘无比憧憬羡慕地捧心道。

她对面的那个姑娘却犹犹豫豫地说话了:“那个,我觉得吧。今天秋山君来是给小陈院长送点心吧?后来他们三个在桥上聊天的时候点心盒一直都在小陈院长手里欸。”

先说话的姑娘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哎呀肯定不是的!肯定是小陈院长怕有容小姐累着帮她拿的!你没看秋山君后来一直盯着小陈院长吗?那眼神分明是在看情敌!”

对面的姑娘还不放弃:“我觉得不是的……”

后面一句“秋山君分明是看心上人的眼神”还没说出来,就被先说话的姑娘句“吃肉吃肉!”给堵住了。

刚才还是充满了高手论道的正经意味,一到姑娘们眼里,简直是瞬间就变了画风。

徐有容脸上分明带着笑意,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果然群众的眼睛就是雪亮的,我当不了多久挡箭牌的。”

陈长生今日终于领教什么叫做满脑子想着恋爱,但也不动声色地压低声音:“非也,世人皆知秋山师兄对你情深意重。”

徐有容脸上终于显出不屑,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陈长生面前露出这样的鲜活的表情:“就是在你来信时直接把对战的师妹扔下的情深意重?”

她转头又抛下重磅炸弹:“师兄都告诉过我了,包括每天给他送信的人是你以及一部分能对我说的内容,我都知道。”

眉目如画的少女轻哼一声,流露出几分明显是开玩笑的委屈:“他对你何等深情?你居然背着他讲他对别的女子情深意重。

“哎呀,师兄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难过呢。”

徐有容说到她自己都面不改色,只为欣赏她未来师嫂的愧疚表情。

陈长生愧疚道:“我对不起秋山……”

他这愧疚可不单单只有对之前的话的愧疚,还有对几天前秋山对他说的那些话的愧疚。

他的心里现在乱七八糟,一会是“秋山连这都告诉有容小姐了?”,一会又是“我应该多照顾一下秋山的心情的。”,总之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起来。

徐有容不动声色地趁热打铁,面上仍然是一派矜持:“我今日替师兄看人,自然不只是剑道,这些心里的东西我更加注重一些。你嘛,剑道一道上已经合格,然而心上的东西,只有你自己知道喽。”

陈长生彻底掉进陷阱:“我会多同秋山交心的……”

徐有容洗脑完毕,露出个满意的笑容。

她自觉功成应身退,遂再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深藏功与名。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Tbc——————

大家好久不见!!!我号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qwqqqqqqqq时隔多年终于绑定了手机号,终于可以发lof了。
第一,我没有死我还活着,给大家报个平安。
之前是因为在忙竞赛的事,碰电脑的时候要刷题所以没有时间,后来是因为磕雷安磕到疯魔又在肝另一个cp的稿子所以就没空下来时间。【cp是真人同人啦,前后大概写了一万五左右放在了大号的子博上,还没写完orz】
第二,前路会更新。
这篇真的让我费了很大心思,也见证了我文笔的进步和文风的变化233,所以是绝对不会弃文的!死也要把它写完!虽然工程很大……
第三,谢谢大家一直在等我orz
我真的不是冷cp体质,入了秋陈北极圈也是偶然,兴之所至写了一篇文,大家等了这么久真的实在太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真的很谢谢你们,每次点开看到又有一个姑娘给前路这篇辣鸡文点满小红心留满评论,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大家……我不太擅长组织语言去回复,所以很多时候只能看着姑娘们的评论干着急……现在想想更新一次其实什么都解决了orz

入秋陈对我的文风转变真的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在这里我才真的学会了刻画人物和理解情感。秋陈真的非常可爱,我永远喜欢他们。
下周我就要期末考试啦!期末考试完回来更新何去何从,再上完一周学我就放暑假啦!会在不影响刷题的情况下努力做到日更!
你们真的都特别好,把小心心都给你们。

占tag致歉

大家新年快乐!!!
由于今年过年是回老家看老人所以就不更新辣
(没有wifi真痛苦orz)
笔芯

【秋陈】前路·24

字数破5w啦【这个辣鸡写手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


“喂,轩辕破,我问你,你觉得是陈长生会赢还是徐有容能赢?”唐三十六坐在板凳上,神态无比放松,一张破破烂烂的小板凳硬生生的给他坐出了黄花梨木榻的气势。


轩辕破正望眼欲穿地看着厨房,秋山君正在里面做点心。他的一颗心全都被点心糊了个透,根本没听见唐三十六在说什么,于是按照往日经验,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唐三十六顿时火冒三丈。


过了一会,秋山君提着一小盒点心从厨房里出来准备离开,听见唐三十六把牙磨得无比响亮,意思意思关心了一下:“唐棠,你这是?”


“看什么看?!!没见过生气的啊!”唐三十六背对着他怒吼,“去告诉陈长生,可以准备把轩辕破蒸了!”


秋山君一脸莫名其妙,但是他没说话,在轩辕破热切地注视下毫不留情的走了,还顺便带上了门,一点幻想都不给他留。


轩辕破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


唐三十六冷哼一声,抽出汶水剑:“轩辕破,我要和你单挑。”


“你欺负熊啊!!”轩辕破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对!”唐三十六丝毫不以为耻,“我今天就是要恃强凌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三十六在大槐树下面仰天大笑。


从门口进来的陈长生顿时顿住了脚步。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所以他索性直接后退了几步,然后再重新跨进去。


唐三十六还在笑。


陈长生不挣扎了,他径直走了过去,问道:“你在干什么?”


一旁的秋山君看着唐三十六一秒之内收敛了表情回归平日状态,十分叹为观止。然后听见他坦然开口:“我刚刚发现了人生最大的乐趣。”


陈长生还是有些疑惑,干脆直接问出来:“是什么?”


“虐菜。”唐三十六干净利落的吐出两个字。


陈长生:……


秋山君:……


路过的苏墨虞:……


轩辕破痛心疾首:“唐三十六你个不要脸的!师祖,他欺负我!”他顶着一脸极具说服力的淤青,愤怒的指向了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被他气笑了,鼻子不是鼻子地说到:“技不如人还好意思让别人找场子,还有,你以为长生是会帮我还是帮你?顺带一提,你这个时候认师祖倒是认得比谁都快。”


两个人立刻又开始吵架,吵得一边的陈长生头疼无比。


“停一下——”陈长生平生第一次开口打断别人的话,“你们两个别吵了!唐棠,下午教宗大人那边的事,你替我去。轩辕破,你去把这个东西洗干净。”说着把空空如也的盒子递给了他。


轩辕破和他大眼瞪小眼:“不是吧,你一个人把它们都吃完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震惊,仿佛这盒点心落在他的手里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不是我一个人吃的,是我和徐有容分的。”陈长生解释道。


唐三十六终于找到话茬:“你和她分的?等一下,重点不是这个,你下午让我去,那你干什么?”


说完他又暴躁的挠了挠脸:“也不是,对了,上午那一场怎么样?”


“赢了。”陈长生回答他。


“你真的赢了?”轩辕破又开始嚷嚷。


唐三十六把他往厨房方向一推,继续逼问:“怎么样?讲一下细节。”


于是陈长生给唐三十六讲起了细节,比如说徐有容的梧桐和险些成型的大光明剑,比如说陈长生最后挑下了她的面纱,再比如说他赢了之后一起分点心:


“我之前不知道,那本《京都美食鉴赏》居然就是她写的,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陈长生提起这本书就好像提起了他挚爱的道藏,整个人散发着蓬勃的朝气。


“对了,上次和你推荐这本书的时候忘记说是师妹写的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也写一本。”秋山君终于找到了能自然而然融入话题的地方,遂开口。


唐三十六:……


他面无表情地继续提问:“你下午有事吗?”


“啊,徐姑娘约我一起去奈何桥附近的一家店吃东西,她说有一家店菜味道很好。”陈长生和盘托出。


唐三十六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强行维持笑容实则青筋暴跳的秋山君,继续问:“那秋山君怎么办?”


陈长生这才想起秋山君似乎一直没有对此事发表意见,小心翼翼地把目光挪到秋山君脸上。


秋山君看到陈长生这个表情就顿时没有任何怨言了,举双手投降:“我下午有点事,要出去一趟。祝你们下午吃的开心。”


陈长生难得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唐三十六和秋山君并肩目送他离开。


“秋山君,自家对象跟别的姑娘跑了没有半分怨言还刷了波‘祝你们幸福’,不愧是神国七律之首啊,有气魄。”唐三十六幸灾乐祸。


秋山君看都不看他一眼:“首先,这件事和神国七律的排行没有关系。再者,我说的是‘祝你们下午吃的开心’。”


“最后,既然唐院监都说长生是‘我家对象’了,那么,其他的事就不劳你们操心了。”


秋山君说完最后一句,朝唐三十六露出个友好的笑容,然后飘飘然离开。


唐三十六抽出汶水剑,往脖子上比了好几下,最终还是憋屈的收了剑。


去他的情侣。本少爷总有一天要你们好看。


怒气冲冲的唐三十六,人生第一次找到了修炼的意义。

Tbc——————



【秋陈】前路·23

更新总是不期而遇

 


清晨破晓。

院子里榕树上的鸟鸣唤醒了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睡一觉的陈长生,一睁眼就是某人漆黑点墨般的眼睛。秋山君轻笑间喷洒的温热鼻息让他觉得脸有点痒。于是陈长生眨了眨眼,皱了皱眉把秋山推开。

秋山借力施施然起身:“醒啦。”

“几时了?”陈长生匆忙起身穿衣服,“为什么不叫我。”

秋山君靠在床边,嘴角勾起:“看你比我这个赶了三天路的人还累,就让你好好休息下啊。”

陈长生动作很快,已经换好了衣服推门而出,同时不忘回头道:“走吧,唐三十六他们过来过吗?”

“嗯,来过一次。让你去处理一下早课。”秋山君迅速跟上。

陈长生脚步一顿,心中莫名发慌:“然后?”

秋山君拖长了声音:“不才在下——替你去了一趟。”

陈长生下楼梯的步子险些踩空然后一下翻下去,所幸被秋山君及时拉住。

“陈——”折袖上楼梯的脚步一顿,在看清楚了楼上的情况之后低下头,收回踏出去的一只脚,面无表情转身,“抱歉打扰了。”

陈长生默默伸手想说些什么,然后又把手收了回去。

秋山君把拉住陈长生手腕的手拉开,笑得有些尴尬:“我只是顺手拉了一把,不能怪我。”

陈长生蹬蹬蹬下楼:“没怪你,怪我自己。”

“不是,长生,”秋山君也迅速下楼,“等一——”

然后他就看见陈长生脚步急转踏着耶识步出了别院。

秋山君非常乖巧的咽下了那一个没说出口的“下”字。

刚刚结束了巡视的唐院监目睹全程以后冷笑一声施施然走过,轻飘飘扔下两个字:

“活该。”

仿佛今天早上义务劳动帮忙解决了学生想出门围观圣女入宫的人不是秋山,而厚着脸皮去让人帮忙解决的人不是他一样。

感人至深。

陈长生出了别院之后正好碰到了找他有事的苏墨虞。

苏墨虞手里拿着个似信非信的东西。

苏墨虞看到他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你终于过来了,早上秋山君说你在参悟剑意就替你解决了一下学院事务。怎么样?”

陈长生清修至今第一次打着修炼的名号划水,有点心虚,看似沉稳地点点头:“嗯,还好。有事吗?”

“七日后的战帖,断桥。徐有容差人送过来的。”

陈长生对这个早就有预料,接了过来。徐有容与他的婚约已经解除,但是这一战是无法避免的。

如果说以前是小姑娘对他的挑战,那么现在也许还有秋山君的原因在内。

“七天之后啊,”陈长生收好这一纸轻飘飘如当时的婚约一般的挑战书,“这几天学院的事就交给你和唐棠了,必要的话——”

陈长生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在脑子里好好转了转,还是改了口:“就直接来找我。”

苏墨虞点头表示明白,准备离开。

“还有,”陈长生叫住他,“以后有事,就不要麻烦秋山了。”

苏墨虞有点惊讶,但还是点了头。

陈长生看着他离开之后,在原地站了很久,眼神难得有些迷茫。

“陈长生,”唐三十六从后面搭住他的肩膀,“舍不得麻烦你家秋山?”

陈长生把他的手拎开,皱眉道:“什么舍得不舍得的……”

“说白了不就是这样吗?”唐三十六伸了个懒腰,“秋山君,离山剑宗大师兄,世称真龙。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完美的人才。家里权大势大还有未来圣女当师妹,神国七律排行第一。多厉害啊——”

唐三十六字正腔圆地背诵秋山君的简历,然后被陈长生一眼瞪闭了嘴。

唐三十六摸摸嘴唇,自觉吞下打诨插科的话,正色道:“说正事长生,你到底在焦虑什么?”

陈长生身子一僵:“焦虑?”

“是的,焦虑。”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你的状态很不对劲。”

“担心自己配不上他?担心这份感情不能受到别人的祝福?你到底为什么会忧虑这些?”唐三十六表情称得上严肃,字字珠玑。

陈长生被他的话钉在了原地。

“陈长生你醒醒吧。”唐三十六怒其不争,“这种东西你在意什么?!”

“你是真人,他是真龙,你是未来剑宗,他是未来的离山宗主,你是北,他是南。除了性别之外你们之间简直挑不出任何不般配的地方。徐有容的婚约你都敢退,一点都不怕别人怎么说,怎么现在担心起这些东西了?”

“苏离,南方圣女,莫雨姑娘,下一任圣女,教宗陛下,圣后娘娘可能也知情,他们都没有意见,你担心其他人干嘛。”

“但是秋山……”陈长生脱口而出。

“秋山君?”唐三十六翻了个白眼,把心中的烦躁压下,“你管他?他既然敢和你在一起,还在乎退路?”

“唐棠。”秋山君的声音传来。

他不容反抗的拉过陈长生,看了唐三十六一眼:“长生我带走了。”

“我会处理好,还有,谢谢了。”

秋山君难得有些恐慌的感觉。

他停住脚步,回身看陈长生。

“秋山……”陈长生低声唤了声。

“长生,”秋山君抱住他,“其实有时候我想直接带着你走人,抛开所有事情去深山老林里隐居。”

“哦,那千万别去西宁,那里没什么好吃的。”陈长生意识流接话。

“嗯,不去。”秋山君的手臂紧了紧,“师叔祖告诉我,在星空那边有一个到处都是圣光的世界。”

他沉默了很久,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等到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长生啊,你要知道。”

“所有国教信徒在你身上寻找信仰寄存的地方,所以你必须让自己越来越好。”

“但是累了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我还在。”

“活着是很累的,活着还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更累。至于我们的感情和所有关系,不是累赘,只是在你在迷茫的时候告诉自己,你还有存在的意义。”

“是我的责任,没有注意到你的情况。”

“长生,我们的路还有很长啊,虽然可能有些难走,但是毕竟是我们的路啊。”

陈长生开了口。

他说好。

Tbc——

这一章写的有点奇怪

所以在这里要解释一下。长生之所以会迷茫主要是担心秋山的名声问题,以及他们因为这份感情而负担的很多东西。

猫腻大大原著是从唐朝脱出来的架空,唐朝虽然民风开放,不会像之前之后朝代有那么多顾虑,但是同性之间的感情还是要受到很大的议论的。

秋山会方主要是他也对自身产生了一定质疑,没有及时注意到长生的心理状态非常愧疚,产生了类似于我tm没注意到对象的心理状态我还活个什么劲的想法。秋山是很重感情的人,所以其实是非常在乎长生的想法的。但是这种长生脑子一抽出现的诡异想法毕竟是没有办法立刻知道的。再加上长生是那种比较内敛的蓝孩子,有时候他也会有“长生到底爱不爱我”的脑残想法……

我越解释越乱……

Emmm怪我,本来想写点小甜饼但是莫名其妙写了这些东西。

啊其实秋山的话暗示了很多东西的。

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还是很重要的……

等到后文再想办法解释清楚吧……

迟来的新年快乐w

以及36帮助长生思考时的心理活动:

我才十几岁,我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