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9

【这写了好多天才写出来的更新哟……】


国教学院的少年们坐在马车里。

秋山君刚刚就已经离开,赶回离山。

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的佩剑,感叹道:“剑如其人。”

陈长生微微一笑,想说个笑话,比如苏离曾经说过的剑道在于剑。

刚刚关白来同他说了几句话,大概是为了师弟庄换羽来道了个歉,然后离开。

唐三十六当时看着,等到关白走了后才对陈长生说:“关白应该会在一年之后的煮石大会上向你挑战。”

陈长生眨眨眼睛,有些不解。

“庄换羽毕竟还是死在你和秋山君面前的。”唐三十六叹息道,“当然,如果秋山君也落场了的话,他会选择挑战秋山君。”

“所以你不用担心,”唐三十六拍他的肩膀,“为了能和你见到面,秋山君肯定会去。到时候,嘿嘿嘿……”

陈长生无奈,斟酌好久:“你怎么笑的……这么猥琐?”

唐三十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什么猥琐?我是为你想!”

但是现在,唐三十六现在却安静了。

因为他认出了这条路往哪里走。

后面跟着一辆马车,马车里的官员正观察着周围的建筑,然后脸色变得无比奇异。

这条路他们实在太熟,每天早上他们都会沿着这条路上班工作。

这条路通往的是大周朝最负凶名的地方。

路的尽头是周狱,或者说另外一个正式的名字——

大周清吏司衙门。

也就是周通的办公场所,以及现在关押折袖的地方。

陈长生递了名帖,随后进入了这个小院。

贸然前来,这小院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出几分淡淡的疏离感以及违和感。

也许是因为海棠树,也许是因为那个一身大红官袍静静喝茶的人。

没人想到他们敢直接来到周狱让周通放人,整个京都都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下。

周通站起身来,直视几位少年,微笑,倒是没有说话。

随即他微微躬身,道:“见过小陈院长。”

陈长生不闪不避,受了这一礼,然后认真的回礼。

开口便直接把所有的客套都闪避掉:“还请放了折袖。”

“不行,他尚未洗脱嫌疑。”周通淡淡的,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表明了他的态度。

陈长生面上看不出情绪:“在周园中,怀疑与魔族勾结的不止他一人。你若要断案,应该把我和秋山君都抓起来。而我就在这,凑巧他也还在神都,还来得及。”

“你在威胁本官?”周通狭长的眼眸眯了眯,带着些许审视意味看向陈长生。

如果按照陈长生平素的思考方式,应该会沉默以对。

但是他莫名的有些思念那个他刚刚提起的人。

于是他挂上与他如出一辙的和煦笑意,拱手道:“是的,我就是在威胁你。”

唐三十六撇撇嘴,这语气该死的熟悉,让他非常轻松地想到了今早还见过的某人。唐三十六愤然磨牙,在内心疯狂谴责这个已经带坏了陈长生的人。

周通闻言眼神更加危险,眨眼间小院就已经变成了一片血海。

这是周通的大红袍。

tbc————————

这章正是怎么写怎么尴尬orz

就这样吧有史以来最短的千字更新orz【字数1071,大概是这个数?】

好了,不闹了,因为文后有一个必须要补充的以前的一个剧情小剧场【咳咳咳跟后文有关系的】,所以只好让正文君牺牲一下了orz



关于当时在周园里面的初祀庙,秋陈除了宗门和文中所写,到底还聊了什么?


陈长生被秋山君扶着缓缓坐在地上,虽然身负重伤,但是他的眼神却出奇的亮。

“秋山兄,大道三千,你修的是何道?”

陈长生很好奇这个问题,但是按照他往日的性格他是不会问的。因为眼前的是秋山君,陈长生就是莫名的感觉秋山君会回答。

“天道。”秋山君洒然一笑,“替天行道。”

“我修的是顺心意。”陈长生皱皱眉,也不隐瞒,“天道本就飘渺……”

秋山君摆摆手,笑道:“我问你,若是有人杀了一个人,还把他身上的宝贝拿走了,这个人是好是坏?”

“自然是坏。”

“那若是他是正道人士,杀的是十恶不赦,死后无权回归星海的人,身上的宝贝拿走后也尽数还给原主,他是好是坏?”

“这……自然是好。”

“但若是这被杀之人与那杀人之人有血脉的联系,且杀人者是晚辈,被杀者从来都没有亏待过他,那么杀人者是好是坏?”

“……”

“所以说,阴晴圆缺是非曲折,总是靠自己去判断的。你看这天上的太阳,它始终没有落下,难道我们就能说我们的时间始终没有流逝?”

“自然不行……”陈长生已经陷入了沉思,眼睫半垂,冷玉般白皙的皮肤被两人面前的篝火映出暖色。

秋山君见他已经开始思考,也不说话。以陈长生的心智,要想明白这一点并不困难。

陈长生突然睁大了眼眸:“我明白了!天道天道,不是天道,而是心中的道。”

秋山君见他顿悟,不知为何也有些欣喜,于是微笑道:“这天道说法,还是师叔祖所创。我不过是传承者,多数时候我们不会这样讲,因为此道原来的名字,叫顺心意。”

陈长生迷茫的眨眨眼睛,感觉自己似乎了解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所以到底是“秋山君居然和我同修一道”更震撼人心,还是“苏离自比作天好像很自恋”更吓人?

fin

怕大家忘了,所以补充一下时间节点,大概是在第三章讨论宗门之前进行了这场谈话

以后可能不定时发放这种写的时候故意忽略的【专门用来灌水】的小甜饼qwq


评论(2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