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15


“你还不放人?”莫雨坐着喝茶,抬眼看向周通。

她面前这青年一身大红官袍,这是那京都中能让小儿止住夜啼的周通周大人。

当然,也有人在暗地里说他是天海圣后的一条狗。

“时候未到,自然不能放。”周通端起茶盏,慢慢的饮了口。

莫雨闻言便不只是惊讶了:“教宗大人施压你都不放?”

所有人都知道教宗陛下因为陈长生安全归京想要折袖出狱,而且他还找回了数百宗门的名剑,为离宫立下大功,如此一来更是要周通放人。

陈留王递了名帖,梅里砂大主教更是出言要亲自前来,更何况庄换羽已经承认他是在诬陷秋山君他们,断没有再继续关着折袖的道理。

但是周通居然还不放人?

周通冷笑一声:“仅凭几句话就断定折袖无罪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莫雨立刻出言讽刺:“你周通周大人办事也需要证据了,那如此一来你是不是更应该放了折袖?”

“你倒是很关心陈长生的事,前几日夜探国教学院扫兴而归现在心情居然这么好?”

“你!”莫雨挑挑眉,放下茶盏,也冷笑一声,“过几日教你好看。”

然后重重放下茶盏,拂袖离去。

“这是吃了什么火药。”周通瞥了眼已经细细碎碎的成了粉尘的茶杯,“那陈长生房里到底有谁,居然把莫雨逼退?”

他皱皱眉,放下茶盏。

此刻的国教学院里正上演着一场尴尬的场面。

“你怎么在我国教学院蹭吃蹭住?”唐三十六向来不是个好相与的主,此时看见秋山君就直接呛了过去。

“咳咳,”陈长生闻言咳了两声,低声说道,“其实,这几天的菜都是秋山做的。”

秋山君心心念念着陈长生,听到他们对话也没说话。

轩辕破拼命点头,他已经被秋山君用一手好菜收买了。

唐三十六闻言更是生气:“你们怎么帮外人说话!”

“长生帮不帮你说话,”秋山君话说一半才瞟了眼唐三十六,“要看你什么时候把自己洗干净了。”

陈长生背上赫然一道唐三十六之前拍下来的黑手印。

唐三十六闻言甚是尴尬,但他很快就把这点尴尬就着豆浆喝下去了:“说正经的,离山到底什么事?”

虽然如今看来估计没有什么大事。唐三十六腹诽。

陈长生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之前我们进周园……”

陈长生很快就把从周园到学院的事讲完了。

这个故事没有讲太久,连唐三十六放在豆浆里的油条都没有泡烂。听完之后他皱皱眉:“其他的先不说,折袖必须带出来,他可是我们花了钱的人。”

陈长生当然同意,但还是对着他说:“你能不能先去洗一洗。”

唐三十六翻了个白眼,刚刚提脚想往自己的住所走,突然想到什么突然把脚放下,对秋山君说道:“秋山君,你在我们国教学院住了这么久,以后上了离山可要善待我院学子。”

秋山君刚想说我家小师妹从小被我们宠着长大的折袖想抱得美人归可不是那么容易,心思稍稍一转,笑的高深莫测:“那是自然。”

“多谢。”唐三十六也笑的高深莫测,却是不知日后他想起这事肠子都悔青了。

陈长生看这两人皆是笑的像春疯一样,突然心中危机感大增,没有说话。

晚上吃饭的时候唐三十六终于把自己洗回了人样,看着桌上一桌好菜大为惊喜:“你们出去买的还是找了厨子。”

陈长生眨眨眼,过了一会秋山君就端着最后一锅汤出来了,看着唐三十六笑的十分温和:“你叫我?”

“哪里哪里,多谢秋山兄。”唐三十六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跑去和陈长生说话:“秋山君会做菜?”

“对啊。”陈长生一副你居然不知道的表情。

唐三十六什么都不想说:“我为什么要知道这种事情。”

“话说你两从周园出来之后关系是真不错啊。”

唐三十六又补了句。

“是啊,不错啊。”秋山君不知何时坐了过来,专心致志给陈长生布菜。

唐三十六有些僵硬的看向他:“我还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救了秋山君一命。”

“在南客面前没把他扔了走人?”陈长生想想,有些不确定的说。

秋山君闻言一笑:“南客明明是来找你的,何来把我放哪就能走人的说法。”

陈长生语塞。

唐三十六心里一个小人说:“这两人不对劲啊,一点都不对劲啊。”

另一个小人说:“是啊是啊。”

唐三十六捏筷子的手紧了紧,旋即又放松了下来,开始打诨插科,很快就把事情引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

吃完饭以后陈长生有事离开,唐三十六求之不得,留了下来说是帮忙洗盘子。

秋山君早就开始洗了,看到他进来也目不斜视,继续洗碗。

唐三十六自出生以来就没有因为偷吃而有第二个理由进厨房,根本不会洗碗,他关上门,往门框一靠,看着秋山君极其认真的说:“说正经的,你和长生是什么关系?”

还没等到秋山君回话,他又继续说:“我听到你们两说到对方就知道你们关系肯定不一般,长生是个好人,他不喜欢徐有容我看在眼里。倒是你,这么多年传说你对徐有容情深意重,接近长生到底是什么目的?”

秋山君已经洗完了盘碗,听了此话转过身看向唐三十六:“我不喜欢徐师妹。”

“你若是想知道我们的关系,我自然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保密。”

唐三十六闻言神情凝重了起来:“那是当然。”

秋山君缓缓开口:“你可知道我离山有一秘法,可以通过血脉缔结契约,结契之后两人同生共死心意相通。”

唐三十六的确闻所未闻,摇摇头,但他直觉马上会有大事相告。

“我与长生,便是缔结了那契约。”秋山君哑声道,“我们如今的关系,当算是两情相悦吧。”

唐三十六手下生生把自己的袖子扯下一角来。

他好像突然发现什么:“等等,你说你们现在心意相通,所以长生现在知道我知道了。”

秋山君点头:“他说这件事是一定要告诉你的。”

唐三十六深吸一口气,问道:“有多少人知道?”

“教宗大人,师叔祖,圣女大人,然后就是你。”秋山君确认了这件事陈长生同意让唐三十六知道,坦陈相告。

唐三十六一听就自己一个人不是神圣领域的,很是郁闷:“算了算了,我信长生,你们两的事你们自己折腾吧,哪天愿意告诉我细节我也不想听了。”

然后他就匆匆离开了,一路上甚是糟心,想着这两人怎么不搞出大事情就不罢休呢?

只是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什么,冷哼一声:“好你个秋山君!”

tbc——————

秋山君:你们抢我师妹,我夺你们院长,当时说好了的。

唐三十六:妈卖批!

唐三十六最后反应过来了哈哈哈哈哈

【今天电脑电线突然松动,所以,已经快要码完了的16没了,明天后天lo主都有事恐怕不能正常更新了,姑娘们就别催了qwq,等到这几天过去了我一定补上qwq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