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8

50粉加更qwq


薛河被陈长生斩断一臂,自此战败。

陈长生回头看苏离:“前辈,我们走吧。”

苏离非常惊讶:“你不杀了他?”

薛河也很惊讶:“难道你要我自己动手?”

陈长生比他们还惊讶:“难道谁都不动手不行吗?”

说完之后他犹豫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用词:“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苏离沉默。

薛河沉默。

薛河心说怪不得兄长说看着这个少年很顺眼,如此更是越看越顺眼。

苏离心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但是苏离是什么人?所以他在想的同时非常自然的说了出来:“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薛河点点头表示赞同。

陈长生很是无辜的看着他们两个。

苏离上手推他:“走了走了。”

陈长生不解,回头看苏离。

“既然都不动手,还留在这里干嘛?”苏离没好气道,“打算留在这里秉烛夜谈啊。”

陈长生这下明白了,赶紧离开。

走出了很远,苏离看着天空,眯了眼:“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居然愚蠢如斯。”

陈长生打算拉上秋山君背锅:“我想了一下,如果是秋山君,他也不会动手。”

“的确,秋山也是你这个性子。”苏离想了想自己的后辈,深以为然。

过了一会他突然又大怒:“我一想到我们人族的后辈人族的希望居然都是尔等妇人之仁之辈,就深感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可是不正是因为我们是这样的人,前辈才会愿意教吗?”陈长生问他。

苏离沉默了很久。

的确如陈长生所说,正是因为人族的后辈都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老一代才能从中看到希望。

他忽而有些感慨。

过了很久他突然又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对了,你最后用的那一剑是什么剑?居然帅气如斯?”

陈长生心说你会认不出来?他用的最后一剑是离山剑法总决里的燎天一剑,便是苏离十四岁所创。想到这位前辈居然现在居然还在一本正经的说自己的剑法帅气,他就有些不忍直视。

秋山君正在看书,突然就被脑中多出的强烈情绪给打断了。

大概了解了长生现在在想什么,秋山君笑出了声。

——你还笑!

陈长生现在也能感受到他的心绪,很快的回了他一句。

秋山君轻咳一声,定了定神,然后在心里对陈长生说话:

——小师叔祖就是这样,他问什么你如实回答就是了。

都说心念电转,陈长生那边又回了一句。

——那血契的事?

——他若问起,你便说吧。教宗陛下现在已经知道了。

陈长生腹诽,还是非常不忍直视的将头扭到一边,然后开口:“是……是燎天一剑。”

“怪不得如此帅气。”苏离仿佛真的是在真诚的赞美,然后语气一转,“我离山剑法总诀在你手上?”

陈长生默不作声,表示默认。

苏离打量了他几眼,突然语气煽情的开口:“其实,你的天赋也很不错。”

“一日看尽前陵碑,引来一片星空。修道不过几年便有如此修为,再加上通读道藏,不必吾家秋山差上多少。”

苏离这一番话说的他自己都要被打动了,他看向陈长生。

陈长生朝他笑笑,完全闪避了苏离的话:“那是落落的东西,不能给您。”

苏离正准备从他手中接过剑法总诀,然后回去再秋山君面前帮陈长生说几句正面评价。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油盐不进,顿时感觉自己先前完全是在白费力气。

“……罢了,我离山的东西,自然会自己取回来。”苏离这句话陈长生觉得非常耳熟,转念一想才发现秋山君也说过一句差不多的话。

“秋山君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他状似无意地评价一句。

苏离成功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你什么时候见到秋山的?”

“周园。”陈长生乖乖回答。

苏离也差不多猜到了,但并不知道具体细节:“说来听听。”

陈长生告诉了苏离他们在周园里的遭遇,当听到七间的腹部被梁笑晓一剑贯穿时,眼神完完全全的凉了下来。

苏离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听众,极少打断他的叙述,但这是苏离眼中戾气很重,郑重的对陈长生说:“梁笑晓会死。”

陈长生告诉他这个令人遗憾的事实“已经死了。”

苏离十分惊讶:“谁动的手?”

“秋山君。”

这个答案到没有出乎苏离意料,于是他用眼神示意陈长生继续说。

等到陈长生讲起他们被逼进日不落草原,进入那座陵墓,然后秋山君先行离开的时候,苏离又打断了他的话。

“等等,既然秋山已经离开,你又如何知道梁笑晓已经被他杀了?”

他想到了一种记载在离山剑宗藏书阁的东西,但是不太确定。

陈长生闭上眼睛,在幽府中点亮了那个龙纹。

然后他指指眉心。

苏离的眉毛挑的很高:“你们居然真的缔结了血契?按照这个颜色来看,还是同等契约?你到底是什么人?”

离山的那卷书里有记载,若是单方面契约那么标记便是红色的,只有平等契约才会是金色。苏离本来以为按照当时的情况怎么都应该是陈长生占了便宜,却没想到两人居然谁都没吃亏。

“不对,如此算来还是吾家秋山吃了亏,你做好准备,嫁到天南来吧。”苏离合计合计,又对他说。

看着陈长生有些懵的神情,苏离深深叹了口气,心道这回可是帮人帮到底了。

直接了当的开口:“这是我离山秘法,既然你们结下的是同等契约,便是成了冥婚。”

陈长生脸色剧变,他当然是不知道这个秘法的真正含义的,只听苏离接下来又给他了一记重击。

“哦,对了,我们的这个秘法一开始就是以冥婚演变而来的,基本使用过了就确定了那什么,用在你们两个的身上,应该叫夫夫关系。”

陈长生直接捂住了脸,他从前虽然没有听说过如此秘法,但却是知道冥婚这种东西的。

冥婚,便是将两人的命运、灵魂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怪不得。

怪不得他从未听说过居然能让人心意相同的方法。

原来是这样么?

原来是这样。

苏离见他已经完全呆滞了,知道他还在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翘起二郎腿,悠闲地闭上了眼睛。

他在心中为自己点赞,心想秋山这小子这次可得好好感谢他。

这小子居然这么快就把婚姻大事解决掉了,挑的人还算不错,啧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改天告诉秋山家那只老狐狸估计他会很惊讶吧。

苏离在心中自言自语了片刻,抬头发现陈长生已经恢复了正常。

除了那个红的滴血的耳尖。

“接受力不错啊。”苏离咬着根草根,他还以为他这会还要戳人呢。

陈长生的语气有点诡异:“他做都做完了,我不接受还能怎么样。”

然后他转头看向苏离,语气坚定地说:“前辈,我会尽快送你回离山,然后找他问清楚。”

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强行如此?

简直……太犯规了。

远在京都的秋山君感受着陈长生酸涩而又复杂的情感波动,此时他说不慌肯定是假的。

那什么,天有点热。

他为自己此刻的耳热找到了理由。

虽然现在是深秋。

安静的秋天果然合适安安静静的。

他又为此时的心虚不敢回答找到了理由。

tbc————————

上一章见家长这一章确定婚姻关系哈哈哈哈哈【剧情坐火箭了

哈哈哈哈哈前面结契那章评论区里那位说结契是闪婚的朋友还没走吧,你猜对了哈哈哈哈【生活如此多娇

为师叔祖鼓掌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因为苏离捅破了这件事情后面有一个重要的镜头跟这个有关系哈哈哈哈哈

【我好想剧透但是良心告诉我不能剧透【痛苦万分orz

卖萌打滚求评论嗷!


评论(2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