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6

【发现今天上午居然一口粮都没有】


小黑龙告诉他周园的门被秋山君和徐有容联手轰开了,他可以走了。

陈长生咬牙,摇摇头。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他现在就是那个顶着的人。

 所以不能走。

周独夫当年本来有十一道天书碑构成法阵,却被黑袍取走一道,法阵便只能用另一种方法构成。他留下的剑池便是代替那一道天书碑的存在。如今剑池被他取走,那十道天书碑也在他身上,他就必须守住这片草原。守住周园。

 他现在能感受到秋山君很焦虑。他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压力一轻。维持着半跪的姿势,他抬头看向天空。上千道元气锁环绕,十几位魔将气势汹汹的围攻一人,再远一点是一个穿着黑袍的人。

然后是那道城。

 脚下是一片雪原。

 不是每一个穿着黑袍的人都能叫黑袍,除了他面前这位;不是每一座城前都有一片雪原,除了他面前这座。

 ……

 陈长生有点呆滞,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其他人也很意外,也完全没意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噫,有把剑。”

 有人走过来,拿走了黄纸伞。

折袖看着周园慢慢消失,转头看向秋山君:“陈长生呢?你不是说他没事?”

 秋山君已经感觉到陈长生现在已经脱离了周园来到中土大陆之上,感知了一下他的位置,神色突然就变了。

 雪老城,

陈长生在雪老城。

 虽然两人是缔结了血契没错,可是他们两个的修为都不足以进行这么遥远的传送。

现在只能等。

 秋山君闭上了眼睛。

 若是早日晋入神圣,哪里还需要担心那么多?哪里还会像现在一样束手无策?

 他要尽快往那边赶。

秋山君睁开眼睛,看向折袖:“过几日我会送他回京都。”

又忽然听到声音唤他,

“大师兄……”

“算了,没关系了……”

 “没关系的。”

梁笑晓闭上了眼睛,留下了这番话。

秋山君不知所以然,有些不解,看向自家师弟最后的面容。


满是解脱,释然和宽容。

秋山君只感觉莫名其妙。

朱洛已经看了过来,发现梁笑晓身上果然都是秋山君留下的剑伤,心思便已经千回百转:“此事当真?”

“这……”转瞬之间秋山君已经反应过来了,但他秋山君一向光明磊落,又如何会勾结魔族?

 折袖冷笑一声:“你们信他?”

“可是……这是他最后的遗言了啊……”有一名少女小声地开口。

折袖根本懒得理他:“我同七间和陈长生在与魔族对战,谁料梁笑晓突然出手重伤七间,然后联手魔族困住陈长生,趁机在我血液内种下孔雀翎毒,若不是秋山君出手将他打成重伤,我和七间如何逃脱?”

庄换羽咬紧了牙。他知道他的话会给国教学院造成多大的打击。但若国教学院存在一日,落落师妹的目光便不会落在他身上。

 
 “当时我也在。”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虽然没有出手,但是……逝者已矣,请大家尊重一些吧。”

他这话说的很模棱两可,但在此时无疑将舆论推向了秋山君他们。

 “当真是秋山君他们勾结魔族?”

“怎么可能?”

“可这……”

窸窸窣窣的议论声骤然响起。

徐有容出了声,她清冷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我希望你们不要忘了,你们是怎么进的周园,又是怎么出来的。”

“谢过师妹。”秋山君匆匆行了个礼。

此话一出,风向顿时又变了。

梅里砂开了口:“秋山君和折袖,我要带到京都去。”

“可是……”有离山长老开口想阻止。

“可是什么?”梅里砂望向他,问。

那名长老说道:“此事涉及到离山清誉,秋山毕竟是我离山的弟子。”

“清誉?”朱洛终于睁开了眼睛。

“七间她,是女儿身。”那位离山长老思虑甚久,终究还是说了,“是宗门一位师叔的女儿。”

“哪位师叔?”朱洛又问。

“小师叔。”

 
离山小师叔,苏离。

满场寂静。

……

 “我可是离山苏离!难道会有人知道有了我的传承,不感激涕零沐浴净身焚香三天以示我垂怜?”苏离很暴躁,对着陈长生这样说。

枪之一道,太宗皇帝第一;刀之一道,周独夫第一。

苏离,剑道第一!

 

tbc——————

 
 终于开始走剧情了【泪流满面】

 之前想的是梁笑晓麻烦会减轻,但是现在必须要说。

 写了之后,梁笑晓的麻烦一点没少,还加倍了。

【捂脸逃跑】

  啊对了这篇文有tag哒

 就是#秋陈前路#w

评论(1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