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4

又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离周独夫的坟墓,还有一步之遥。


陈长生看着陵墓外的石柱,寻思着,觉得有些像离宫外的神柱。


秋山君看着陵寝的外形,醍醐灌顶,想着这就是长生宗的殿堂嘛。


“不伦不类。”异口同声的做出了评价,然后相视一笑。


两个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了下来。


“里面找到的东西我们平分。”秋山君有意活跃气氛,于是这样说。


推开无数道石门,便看到了那具黑曜石大棺。


陈长生明显在思考着什么。


秋山君看了一眼石棺,便打算离开。


周独夫年轻时被称为洛水第一强者。


而后来到天南,又得封号人类第一强者。


奔赴雪原,号大陆第一强者。


然后是千年第一强者。


他失去音信后,就成了星空下第一强者。


身为南人,自然是对周独夫没有任何好感,也就没有行礼的必要。


但是他倒是很好奇陈长生的态度。


“诶,你不下来行个大礼?”


陈长生的反应可以说是冷漠:“我为什么要下来行大礼?”


“周独夫在活着的时候是第一强者,死了之后,为何还要如此在意?”


“人死了以后,无论是周独夫还是别的谁,都是一样的。”


陈长生这样总结。


秋山君笑出了声,这次轮到陈长生盯着他了。


他好奇道:“笑什么?”


秋山君想逗他:“你想知道?”


没想到陈长生摇摇头:“如果你不肯说,那我就不好奇了。”


秋山君怔愣,然后迅速回过神:“周独夫到底有没有死,一直都是大陆的人们最想知道的问题。”


“尤其是教宗陛下那一代。”


杀周是一件很难的事,在大陆的人们看来,周有两个周。


一个周是周通,另一个周是周独夫。


无论是哪个周,都不好杀。


但终究还是几百年前的那个周更加难缠。


当年人族布下围杀之阵,据传闻甚至有魔族高手一同出手,方才杀死周独夫。


这个死是不一定的,没有人能证明周独夫死了,更有传闻说周独夫重伤,强行破开星空离去。


如果周独夫死了,那么尸身就应该在这座偌大的陵墓里。


当然,更可能是一具白骨。



秋山君的目光已经从黑曜石馆转移到了旁边腐朽的黄花梨木堆,瞳孔一缩:“那是魂枢?”


陈长生很确定自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于是重复了一遍:“魂枢?”


秋山君点点头:“白帝城的重宝,可以控制妖兽。”


他弯腰把这东西捡起来,示意陈长生收好。


然后便转身走向了石室。


找到了黄金白银,找到了功法秘籍,秋山君最想找的丹药却药力尽失。


“对不起。”秋山君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让陈长生坐好,声音有点闷。


陈长生感受着体内空荡荡的经脉,和已经几乎全无的精血,抬头对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没关系。”


南客他们就在后面,这一点陈长生知道。


他大概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了。


……


“和魂枢相对应的,还有一个魂木。”秋山君坐在陈长生旁边,让陈长生靠着他,“等到这两个东西聚齐的时候,应该就是这口棺材打开的时候。”


陈长生瞥了眼那座大棺,上面正一点一点的闪着光,然后缓缓打开。


“我想进去看看。”他对秋山君说。


秋山君无条件服从,抱着他脚尖一点,便翩翩落入了这座大的吓人的棺材。

想象中应该有的东西都没有。


“那把刀不在?”陈长生神经一紧,神识瞬间扫过了所有的东西。


秋山君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壁上的线条。


陈长生也看了过去。


“两断刀诀?”又是异口同声。


“你从最后一式往前记,我从前面看。”陈长生挣扎着终于落了地,扶着石壁对他说。


秋山君却没有回答。


陈长生有点奇怪:“你怎么了?”


秋山君这才回过神,对他笑笑:“只是觉得你真好看。”



陈长生不理他了。




虽然陈长生身体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是记忆能力一点没差,两人记诵的速度差不多。


陈长生的目光扫过那些线条,然后闭上眼,在脑中模拟一遍,便看向下一式。

渐渐地,两人的肩膀挨在了一起。


——正好都看到了第五十四幅。


把最后两幅看完,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到那些线条如风拂沙海一般被抹去。


“我们出去之后把他们抄下来,便是完整的。”


秋山君看透了他心中所想,这样说。


他的手指正在逆鳞剑柄上律动,如果是南溪斋或者是离山的弟子在这里,便会知道他是在推演。


他在推演陈长生的命运。


秋山君算完,抬头看向他:“你要出去一战。”


“外面有一个大机缘。”


陈长生手中的黄纸伞已经很久都没有反应了,剑意仿佛消失了一般。


刚刚完成的记诵让陈长生有些疲劳,他在石壁上靠了一会。


秋山君还是在思索。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tbc——————

卡文要卡的有深度。


我急死你们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