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27


陈长生安静了一会,随即很肯定地对秋山君说:“我要进周园试试。”

苏离的剑意让他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虽说这个想法之前就有了模糊的雏形,但苏离的这封信无疑是为他无形中指明了路。

天书碑是什么东西他当然很清楚,如果像秋山君先前所说那般,以渡剑海为方法去往周园当然是可以,但是他可能会受创。

如果不能渡,那就上岸。
岸上是京都,是国教学院,是他的房间,是他的本身。

而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剑。或者说,他的手里有无数剑法,却都可以用一把剑施展出来。

陈长生看着秋山君,眼神坚定:“我可以以慧剑入周园。”

秋山君在剑柄上轻点几下,沉思了一小会,点头:“你去吧,我在这看着。”

他的星域干脆就一直保持着展开的状态,秋山君抱臂,等他进入周园。

陈长生皱着眉看着信纸上“阅后即焚”的四个大字,终究还是听了一次苏离的话。他对秋山君说:“借个火。”

秋山君抬手,随即右手指尖上便蹿出个金黄色的火苗,陈长生安静地把纸递过去让它开始燃烧。然后闭着眼握住了剑鞘。

秋山君看着那一张普通的信纸终于烧完,化为点点灰烬,带着火星就要从半空中落下。

陈长生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但这毕竟还是在他的房间里。如果让这团带着火星和灰烬的废纸落到他地板上,他秋山君说不得一个月都不用进国教学院。

秋山君留了个心眼没让小纸团掉下去,上面的火星他都没扑,就百般聊赖地用真元控制着那个纸团上上下下地飘。手法娴熟,控制精准,任谁看了都要赞一声“厉害”。

他知道陈长生应该成功了,因为他也感受到了周园里浑浊的气息和百兽的声音。

还有日不落草原外的那个潭水,陈长生的东西都掉在了那,此时感觉来简直深不见底,荡漾着深邃而又恐怖的气息。

秋山君原本是很从容的,却蓦然停住了动作。
楼下的折袖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
正在厨房里偷喝汤的轩辕破也感受到了这道气息,呛了个半死,也同时成为了这个时候唯一的声音。

秋山君安静了一会,握住了逆鳞剑柄。随后他又觉得自己托大,于是抽出另一把剑握住。

废纸团安静地悬在离地一尺的位置,相安无事,但却被秋山君抽出的遮天剑挑破,愤怒地迸出了点点火星。

秋山君的声音依然沉稳,他进入识海,对天上那轮太阳说:“长生,快些回来。”

他又握紧了点手中的剑,有些恍惚地说:“有麻烦了。”

星域外洪流的感觉愈发暗潮汹涌,似乎是对秋山君此时的不敬而感到愤怒。事实上她也的确十分愤怒。

无穷碧站在外边,心道即使你是秋山君,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袒护国教学院。她这一路过来杀了一条野狗,废了一个人的右手,自觉仁义至尽。

于是这一晚以及驳了她面子后她的怒火,便要国教学院全数承担。她不想惹怒离山和国教以及汶水唐家,所以她不会动秋山君和陈长生以及唐棠。

她会废掉折袖一只手,然后杀死那个妖族少年。她的想法很简单——要国教学院的少年们感受到绝望。

陈长生回来的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他原来以为这位前辈身为八方风雨之一,应当不会和他们这些小辈计较,却终于在这一刻明白了不是所有圣人都是超凡脱俗的。

秋山君握着剑,身子对着窗口眼睛直视窗外,同时拉过陈长生的手,在他手心上一笔一划地写字。

——曾经,无穷碧前辈用尽一切手段嫁给了别样红前辈,从此便认为他是她最重要的面子。
——后来她为了生下别天心,几乎是豁掉一条命,儿子就成为了她最重要的面子。
——你们先前……

秋山君没有继续写下去,想来陈长生肯定能明白。
陈长生苦笑,驳了她的面子嘛。

对于先前那件事情,教宗没有给她任何解释,或者说任何解释都让她感到不满意。而她从来认为面子是女人最重要的东西,于是便亲自北上来了京都,来到了国教学院。

雪夜的气氛凝重而干燥,显出点易怒的端倪。

迸溅出来的火花从之前便没有停过,此时终于引起了秋山君和陈长生的注意。先前秋山君抽出遮天剑挑破了这团废纸,刻意没扑的火星便一点一点跳了出来,最终又凝聚成一股气息。

风雨交加,何物能掀起星火?

狂风肆虐又如何?暴雨降临又如何?

曾经有人凭借一己之力直直斩出一条路,生生燎出一片天。

如今有人留下一道剑意,指风雨。

这是苏离的燎天三式。

Tbc————
呼累死了。
前几天沉迷作业忘记更新了……

评论(2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