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26

两个人谈话的气氛也终于热络了起来,于是聊着吃着,需要讨论的事就没有了。

徐有容和陈长生起身,陈长生去结了账,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店门。雪越下越大了,简直看不清店门外不远处还站着个白衣人。

陈长生对那个人何等熟悉,立刻就认了出来,连忙撑了伞快步走过去。

他顿时就忘了徐有容,满心满眼只剩下一个人:“你怎么不带伞?”

那人朝他笑笑,不是秋山君还有谁?

秋山君慢斯条理道:“刚来没多久,想你们应该也快聊完了。再说了,你不是带伞了吗?”

被晾在店门口的徐有容:“……”

徐有容真的无言以对了,她素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屏障替她挡住了身周的落雪。秋山君当然知道她这是在用凤火挡雪,也就没有出言把伞给徐有容。

也许是因为年长一些的原因,秋山君整整比陈长生高了整整半个头,他娴熟的接过黄纸伞,同自家正派师妹告别:“我们先走了。”

徐有容毫无情绪起伏:“师兄好,师兄再见。”

然后转身离开。

陈长生这才想起她,连忙回头看了一眼,看着离去的少女身周萦绕着细微的凤火,才放下心来。

秋山君揽住他肩膀,淡淡说道:“走了。”

陈长生和秋山君并肩走了一会,终于是开口问:“苏离前辈把剑留给你了?”

当时徐有容想收伞的时候他接过伞时就感觉到了,苏离的确依言把黄纸伞还给了他,但是中间那道剑意却不见了。

那道剑意是找到剑池的关键,那把剑是遮天剑。

秋山君倒并没有失措之类的情感,笑道:“是,你若想要,给你也行。”

陈长生深深被他的没有原则给震动了,郑重道:“还是算了吧,苏离前辈会哭的。”

千里之外的苏离打了个喷嚏。

秋山君听完他的话轻笑出声:“哭给圣女前辈看吗?”

陈长生本来还没想到这层关节,被他这么一说顿时笑了出声。笑了会之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两位前辈是去大西洲了?”

“非也。”秋山君摇头,“去了星空的那边。”

陈长生沉默良久才开了口:“……圣光大陆。”

他们对这个东西早就讨论了个透彻,甚至还推出通向圣光大陆的通道就在云墓。几天之前,秋山君向他发出了提前了百年的邀请。

他同他说:“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每每陈长生想起这个,心里总是软的一塌糊涂。

“嗯。”秋山君应了一声,显然是也想起来了,“对了,前辈让我转交个东西给你。”

苏离离开之前,留下了七封信,其中有两封留给了陈长生,一封给了七间,一封给了离山脚下镇上铁匠铺里那个刚开始学剑的小孩子,其实他还给秋山君留了一封,但是却被秋山君丝毫不留情面地拒绝了。

“……”陈长生听完之后更是沉默,他提问,“我怎么觉得这样的分配显得我很弱?”

若所有人都是一封就算了,可给他两封算什么意思?更何况秋山那封他根本没收,一番对比下来,陈长生好生惭愧。

秋山君敲他:“拿好了,黄色这封随时拆开都行,黑色的那封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再拆开。”

陈长生接过信,当即一惊:“好强的剑意。”

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国教学院院墙外,于是便很自然地走了进去。一路回到陈长生的房间,却在门口处看到个大爷似的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满脸都写着“你欠我钱”,从表情到姿势都写满了不爽。不然一般情况下,他绝不会做出出半边身子倚着左半边门框,单腿踩在右半边门框的事。因为他非常清楚陈长生的洁癖有多严重。

今天的唐三十六当真是不怕死了。陈长生走到楼上,陈长生走到近前,陈长生微微皱眉,秋山君面露异色,都没能让他让开。他挡在那里,顶天立地。

陈长生猛然想起之前唐三十六说的离宫今晚的事,瞬间收敛了脾气,小心翼翼道:“福绥路的牛骨头汤很好喝。”

唐三十六想把手里的神杖直接砸地上,但碍于这是神杖又砸不了,一时痛苦万分。他磨牙,阴森森道:“教宗大人的神杖岂不更好。”

他想起今天交接仪式他举手替陈长生请假的事,更是羞愤愈加。

陈长生看着神杖,一时居然也无话可说了。

唐三十六把神杖递给他,无比崩溃地说:“你赶紧把它拿走,我怕我忍不住用这个砸你。”

秋山君适时地露出个“你敢”的表情。

其实他对今晚离宫宴会的事大概心里也有个数,奈何心里一软,就让陈长生糊弄了过去。现在心中其实也是万分感慨,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

陈长生明白唐三十六说的不是气话,于是连忙接了过去。唐三十六这才让开路,想要再说几句话。却发现自己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显得十分碍眼,于是悲哀地离开。

他走之后,陈长生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没心情计较门上有没有脏的事了,开门收好神杖,当即打算拆开那薄薄的一封信。

秋山君挡了下他的动作,展开了星域把他们两个人容纳进去,与外面的东西隔绝。

陈长生抽出无垢,在信上裁了个口子,把那一张薄薄的信纸抽了出来。

这实在是一张很普通的信纸。

如果它的寄信人不是苏离的话。

剑气四溢,锐不可当的剑意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四扫,却憋屈地发现两个人好像都是自己的传承人,也在没有东西让其大显身手。在险些突破星域前,总算全部消散。

陈长生很确定,倘若他在折袖面前拆开这份信,那么就算他有命治折袖,折袖也没有被治的命了。

Tbc——————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