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25

陈长生等在约定好的福绥路路口,没过多久,天上便落下薄雪来。

不过徐有容没让他等太久,很快就撑着一把陈长生极其熟悉的伞来了。她快步走到他近前,动作有些小心地想收了伞。

陈长生见此景轻咳一声,接过伞:“还是我来吧。”

他迅速收好伞,拿好,动作显得无比娴熟。因为先前在周园的草原上,他在秋山君背上,给他撑伞一路聊天论道,他们不知谈了多少道藏,他也不知做了多少次收伞的动作。

徐有容却是没注意到他在想什么,难得脸上有些羞意,解释道:“在天南住久了——咳,我从前在神都的时候,雪天都不带伞。”

曾经的徐有容在京都作天作地,曾经的徐有容在京都不知何为收敛。

不过那都是从前了。

怀念的表情几乎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间,便很快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

陈长生也很快就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回忆中剥离出来,对她笑笑,随手指了家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店店:“去那家?我先前问过秋山师兄了,他说豆花鱼店没有了,现在这里最流行的是铁锅炖骨头。”

徐有容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发现那家店里腾腾地往外冒着热气,诱人的骨头肉香在这里都能闻得到。她迅速放下了对那家豆花鱼的一点怀念,从善如流地往那家店走。

进了店,徐有容坐下。

陈长生放好了伞,在她对面坐下。

热腾腾的骨头汤很快就端了上来,模糊了两个人眼中对方的面容。

南方圣女,北方未来教宗,对坐啃骨头。

这样想着,两个人居然是不分前后地笑了出来。

隔壁桌的食客好像是在讨论今天早上的那场对决,一位食客失手把酒碗都砸了:“肯定是有容小姐心好念旧情,不然那一招大光明剑放出来,陈长生还有活路?”

“嘁,说得倒好听。”他对面那位好像是陈长生的支持者,闻言立刻非常不屑地回敬道,“我怎么听说大光明剑是不世出的剑招,你怎么知道有容小姐就彻底参悟透了能使出来?依我看,若不是陈院长寻回失落的斋剑归还于天南,哪里会有那一招?”

“你!”先说话的那位食客被他气得七窍生烟,“有容小姐的悟性那般好,怎么会参不透!”

听着这话,本来只是轻笑几声的两个人终于大笑起来。

店里云飘雾转简直不似人间,哪里会有人注意到又一对年轻男女走了进来?

隔壁桌的食客听了这笑更是怒火中烧,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徐有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掉泪花,打趣般的开口:“先讲好,我可没有放水。这讲的我都快信了。”

虽然语气戏谑,但是内容十分严肃认真。她不想让陈长生误会,不仅是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更因为她认可了这位性别不大对的“师嫂”。

陈长生笑声停住,然而言语中还透露着笑意:“我知道。”

徐有容更觉得满意了,她看向陈长生,说道:“你很不错,当我师嫂吧。”

陈长生:“……”

笑容凝固在脸上。

然而两位年轻女子的谈话又非常应景地从徐有容身后传了过来。

“诶,不过说起来,今天早上那场对决刚结束秋山君就来了诶!真的好帅啊!来的时候居然还带了点心!听说他对有容小姐情深意重,不过今天刚打完的时候有容小姐和小陈院长并肩也好美哦!!!有容小姐真幸福!!”第一个姑娘无比憧憬羡慕地捧心道。

她对面的那个姑娘却犹犹豫豫地说话了:“那个,我觉得吧。今天秋山君来是给小陈院长送点心吧?后来他们三个在桥上聊天的时候点心盒一直都在小陈院长手里欸。”

先说话的姑娘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哎呀肯定不是的!肯定是小陈院长怕有容小姐累着帮她拿的!你没看秋山君后来一直盯着小陈院长吗?那眼神分明是在看情敌!”

对面的姑娘还不放弃:“我觉得不是的……”

后面一句“秋山君分明是看心上人的眼神”还没说出来,就被先说话的姑娘句“吃肉吃肉!”给堵住了。

刚才还是充满了高手论道的正经意味,一到姑娘们眼里,简直是瞬间就变了画风。

徐有容脸上分明带着笑意,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果然群众的眼睛就是雪亮的,我当不了多久挡箭牌的。”

陈长生今日终于领教什么叫做满脑子想着恋爱,但也不动声色地压低声音:“非也,世人皆知秋山师兄对你情深意重。”

徐有容脸上终于显出不屑,这还是她第一次在陈长生面前露出这样的鲜活的表情:“就是在你来信时直接把对战的师妹扔下的情深意重?”

她转头又抛下重磅炸弹:“师兄都告诉过我了,包括每天给他送信的人是你以及一部分能对我说的内容,我都知道。”

眉目如画的少女轻哼一声,流露出几分明显是开玩笑的委屈:“他对你何等深情?你居然背着他讲他对别的女子情深意重。

“哎呀,师兄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难过呢。”

徐有容说到她自己都面不改色,只为欣赏她未来师嫂的愧疚表情。

陈长生愧疚道:“我对不起秋山……”

他这愧疚可不单单只有对之前的话的愧疚,还有对几天前秋山对他说的那些话的愧疚。

他的心里现在乱七八糟,一会是“秋山连这都告诉有容小姐了?”,一会又是“我应该多照顾一下秋山的心情的。”,总之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起来。

徐有容不动声色地趁热打铁,面上仍然是一派矜持:“我今日替师兄看人,自然不只是剑道,这些心里的东西我更加注重一些。你嘛,剑道一道上已经合格,然而心上的东西,只有你自己知道喽。”

陈长生彻底掉进陷阱:“我会多同秋山交心的……”

徐有容洗脑完毕,露出个满意的笑容。

她自觉功成应身退,遂再没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深藏功与名。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Tbc——————

大家好久不见!!!我号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