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21

这章大概是日常


陈长生坐在桌前,提笔斟酌片刻,随即蘸了点墨水,开始写信。

虽然秋山君大概都能知道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写信的感觉毕竟是不一样的。

这段时间国教学院发生了许多事,比如因为蓝龙虾他们得罪了天海承武,最近收到了无数封挑战书,甚至还有别天心的,又比如为了应付这种情况,他和唐三十六合计合计收了新生,现在国教学院里面热闹多了。

就好像他刚到国教学院的时候对以往的情况的想象。

“……写不下了,下次再亲口告诉你。

以上,长生。”

陈长生落完款,把信纸叠好,伸手找了只信鸽放好信然后任雪白的信鸽消失在京都的小楼里。

三天后。

秋山君正在山上练剑,忽而发现身后居然有只雪白的信鸽在观赏,他剑锋一挑,惊得信鸽突然飞起,留下一个小纸筒落在山石之间。

离山这边刚刚才下了场小雨,空气中还满是湿润的泥土气息和闲适安逸的气氛,纸筒落到地上,很不幸的沾了点泥水。秋山君拾起它,轻轻擦了擦,然后展开。

是陈长生写来的。

他收了剑,用上次从长生那里顺来的手绢把纸擦干净,就这样提前下了山。

下山途中遇到了关飞白。

刚刚持剑上山想开始练剑的关飞白:“……师兄?”

他没看错人吧?!!按平常的设定不是应该再过两个时辰大师兄才会下来吗?!!

秋山君看见他了,顿了顿大步流星的步伐:“飞白,我有急事,先走了。”

这句话的语速之快关飞白平生仅见,不过看师兄一副想要立刻御剑飞走的样子,关飞白很容易就相信了他。

秋山君回到房间后便坐到了桌前,从袖口把已经焐热的信抽了出来。

看到熟悉的字体,嘴边的笑意就怎么都平息不下来了。

秋山君看书其实很快,完全是过目不忘的水平,但是这封信他就这样一字一句的读了七八遍。

他把信规规整整的叠好,寻了个信封放下,指尖真元一闪便已经把这封信放进了随身的逆鳞剑鞘空间之中。

思来想去了半天,秋山君还是抽了张信纸出来,提起笔开始回信。

“久不见,甚相思……

……秋山”

撩果十段秋山君开始思考怎么搞事情。

然后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又是三天以后,那只信鸽飞回了国教学院的别院。

陈长生倒了些鸟食给那只长途奔波的信鸽,然后展开信。

秋山君的字很好看,所以陈长生此刻的笑容实在是格外灿烂。

正巧路过的唐三十六惨不忍睹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走出了别院。

随即下楼的苏墨虞有点好奇,但是又碍于礼节没有凑上去。

唐三十六看见他,如同疾风一般掠了回来,迅速把他推走。

嘴中念念有词:“秀恩爱死的快秀恩爱死得快……”

苏墨虞不知所谓,一个踉跄差点在所有学生面前亲吻大地,所幸他稳住了,没有丢脸。

他皱眉,问唐三十六:“那是谁的信?”

唐三十六面上又恢复了一派沉静的样子:“上周,陈长生给秋山君写了封信。”

“嗯,然后?”苏墨虞心道院长给秋山君写信肯定是有重要的事,不然被外界传为情敌的他们两个怎么会通信。

唐三十六语速极快:“他刚刚拿着的那封应该是秋山君的回信。”

苏墨虞还是有些不明所以,不太理解唐三十六为什么这么激动。

唐三十六刚要发作,话到嘴边又憋屈地咽了下去,一脸悲壮道:“算了,以后你就知道了。”然后他拍拍苏墨虞的肩膀,踏着高人步离开,背影显得无限孤寂,无限萧瑟。

这厢把信读完的陈长生突然闻到一缕沁人心脾的幽香。

他低头一看,用瘦金体落成的“秋山”二字上面压着朵紫色的小花,花虽然小,但是香味却极浓郁。

这是世家子弟递尺素时常用的数路,陈长生清修至今,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撩了个耳根通红。

陈院长强装镇定的把信叠好,快步走回房间把信放在了书桌上,再夹在本他绝对不会翻的书里,确信完全没有人会发现后才离开房间。

然而到了晚上,陈长生没忍住,又写了封信。

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你来我往几次,居然给他们养成了每天互相写信的习惯,一个月下来,陈长生不得不把所有的信都找出来,改为压在书下,无聊时拿出来读一读。

光阴似箭真不是玩笑的说法,这转眼间,京都已经下了三场雪,皇宫上的瓦上覆盖着松松软软的新雪。

“长生,我要来京都了。”

秋山这次的信只有一行字,所以换成了个书签寄过来。

陈长生看到的时候正好被唐三十六拉去了澄湖楼,看到此信时猛地站了起来,动作之大,差点把桌案给带翻了。

“我先走了。”陈长生几个闪身,已经迅速的往国教学院方向赶去。

tbc————————

本章概括:长生日日修书信,从此秋山不练剑。

下章有大新闻qwq


评论(1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