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20

周通放人了。


这个消息迅速地传遍了京都。


“话说那陈小院长刚刚击败周自横,便就驾车前往那清吏司要人。”说书人一敲案板,说到这处却顿了顿,朝离宫和皇宫的方向拜了拜,“你说怎么?!嗬!那圣堂大主教之一和陈留王爷就站在巷子前,居然是都没进去!”


下面一位青年大声道:“说书的,陈院长具体怎么要人的,你可知道?”


这青年一边问,又一边掷了把碎银给他。破空而出,稳稳落在说书人桌案上。


“多谢多谢!”说书人连忙把银子收了起来,“这具体的小老儿倒的确是不知道了。想来王爷和主教大人都没能进去,这等秘密又岂是小老儿能知道?我要是知道,早早改名叫京都百晓生喽!”


下面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


“不说这些,我们来讲讲那位槐院的大人,上次说到他去了浔阳城……”


一片热闹之间,那刚刚阔气地扔下银子的青年却是悄悄在人群之中行走,不知不觉的离开了。


过不久,这位青年就窜上了一辆马车。


唐三十六刚要去掀折袖身上白布的手顿了顿,惊道:“你这人居然还没走?我之前还当陈长生他胡诌的。”


这人便是秋山君,他笑眯眯的问:“你几时见过长生胡诌?”


唐三十六被打败了,这倒是实话,他的确没有见过陈长生胡诌。


正在担架上躺着的折袖闻言居然开始神游:是了,陈长生没有在他面前胡扯过什么,他一般只说实话。正因为如此,所以有时候这个人的话十分的伤人。


千里之外的苏离打了个喷嚏,又开始骂骂咧咧:“秋山那混小子,居然还不回来!陈长生也是,居然不劝劝他!蓝颜祸水!”


圣女早就习惯了,不说话。


倒是徐有容这个时候来了:“师傅,前辈。”


“秋山和陈长生那点事你都知道了吧。”苏离瞥她一眼,断定圣女肯定跟她说了,“你什么时候去京都?”


徐有容答道:“一个月之后。”


“行吧,”苏离随意的摆摆手,随即又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大怒,“不行,你一去秋山肯定也要跟着去,推迟!越晚越好!”


圣女笑道:“何必这样?事后秋山知道了又要闹你一场。”


“他敢!”苏离立马吹胡子瞪眼。


徐有容迟疑了一下,又问:“冬至后?”


苏离皱皱眉,想了很久,道:“行吧。”


圣女不比他人,苏离举止之间都能看的出来他在想什么,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同意了?”


“这次南北合流若是能成,大周实力会大增。”苏离叹了口气,“也就没有什么需要我们担心了。”


徐有容知道接下来的话题已经不是她能听的了,拱手便要告退。


“等下,”苏离又是罕见的沉吟片刻,“等秋山回来之后你把这把伞给他,他自会把该告诉的告诉你。”


出手居然是黄纸伞。


徐有容很不解,但还是接住,然后告退。


只能说或许神圣之上的大能诅咒能力更强一些,千里之外的京都,秋山君和陈长生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很少见的,沉默片刻,陈长生开口:“我总觉得是苏离前辈。”


秋山君:“我也觉得是。”


折袖听到“苏离”二字,终于结束了神游,改为瞄着两个人。


唐三十六痛心疾首:“原来以为你听到七间的消息在意便罢,这苏离的事你关心什么?!!”


折袖似乎是犹豫了一会要不要开口,然后说:“毕竟是她的父亲。”


秋山君的眼神凉了凉,对于折袖,他可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的,唯一的一些大概就是折袖在周园里一直背着七间逃亡。


陈长生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即捏捏他的手腕。


“终究还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师妹。”秋山君叹息。


唐三十六闻言也不说话了。


陈长生终于想起还有正事,赶紧把折袖身上的白布掀开。


“锵”的一声,逆鳞出鞘一寸,寒光闪闪正如陈长生此刻不太平稳的呼吸。


他是用右手掀开的白布,左手却正好能够得着秋山君佩在右腰的逆鳞剑,索性直接拔剑,但是只出了一寸便被秋山君强行停了动作。


秋山君还没有回离山,而周园之行他带的是逆鳞剑,所以现在腰上还是这把在百器榜上排名十分乐观的名剑。刚刚逆鳞离鞘,说明陈长生正在气头上,否则也不会随便去抽他的佩剑。


陈长生的右手有点抖,一点一点的把白布掀开。


汶水剑出鞘!


“轩辕破!停车!”唐三十六怒喝道。


轩辕破停了车,觉得有些不对,便赶紧来车厢这边。却一眼看到了折袖可以说是狰狞的伤口,顿时直接把趁机摸陈长生小手的秋山君都忽略了。他怒吼一声,便要回程。


“别动。”


天大地大病人最大,一说这话,汶水剑不动了,轩辕破的脚步也停下了。


“你们要干嘛?”折袖问。


“杀了周通。”陈长生的声音有点哑,但却意外的清明,显然已经被秋山君安抚过。


“你们打得过他?”折袖继续问。


唐三十六居然也冷静下来,汶水剑归鞘:“打不过。”


“但是总要让他付出一点代价!”轩辕破的眼底红光暴起,已经是妖族陷入狂暴状态的前兆。


折袖不能动,但是他还可以说话:“但是不是现在。我受了这么多伤,难道就是用来给你们找一个找死的机会。”


明明是个问句,却被折袖说的像是个肯定句。


“你能治的好吧。”


又是一个肯定句。


逆鳞归鞘,陈长生认真的望向折袖:“当然。”


这也是个肯定句。


秋山君却是破天荒地插手了他们学院的内部事务。


他脸上看不出神色,眼睛与这只来自北方的狼对视,顿时两人之间杀气凛冽。


秋山君从他眼中看到了北方的雪原,心底咯噔一声感觉仿佛明悟了什么。因为要抓住这丝灵感,他只得尽快开口:“尽快恢复。”


随即又在对方有点惊讶的目光里加了一句:“为了七间。”


折袖冷然道:“你若是去雪原走一遭,便会明白我为何不会负她。”


秋山君瞳孔微缩,这还是他除了陈长生将死以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点该死的无力感。他了然了,随后眯了眯眼,却没有再开口。


折袖说的没错,他秋山君从小出生在江南水乡,天赋过人所以备受宠爱,没有去过战场。此生最凶险的境遇便是周园里与南客的对峙。


他大概是真的,需要去一趟战场了。


……


折袖被轩辕破和唐三十六小心的抬进了小楼,放在了陈长生房间的楼下。


陈长生落后了一点,此时正在紧闭的大门旁边和秋山君说话。


“要走了?”陈长生问道。


秋山君轻轻嗯了一声,帮他整理了一下本来就不乱的衣襟,最后把目光转移到了陈长生的眼睛里。


陈长生的眼睛很漂亮,旁人如果不仔细看总会误会成了无生意,在他眼中则是一抹清新的水色,泛着潋滟,就好像把星辰揉碎了尽数洒在这墨色的小湖。


鬼使神差地低了头,将唇印上,舌头轻轻探入对方口腔,温柔地攻城略地到眼前的人已经有一些喘不过气。


银丝拉开,陈长生轻轻喘着气,脸颊上微微见红,眼睛像湿漉漉的小兽一样瞪着他。


当然这瞪也不是多真心,如果不愿意,在秋山君低下头的时候陈长生就自会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阻止他们之间——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


秋山君笑着为他理了理鬓发:“别这样看着我,我怕我忍不住把你绑回南方之后吃干抹净。”


陈长生无语,望着他的眼睛赫然写着: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想你。”秋山君忽然紧紧的抱住他,咬了咬他的耳垂,“我走了,记得想我。”


这个拥抱很紧,像是想把对方揉进骨子里一样的大力与热烈。秋山君终于都送了手之后,两人皆是毫不犹豫的转身。


——没办法,京都的小巷太多。


即使是想在转弯处告别,都太困难。


但是他们是同道中人,命运交缠的结果大抵就是前路的大部重合。


tbc——————

给前天的姑娘!2753字数新上限!

咳咳家里来了熊孩子昨晚没法开电脑orz

有你们这样的读者正是太幸福了【打滚】

催小号君更新的正确姿势:随手的评论,认真的评论,走心的长评!


评论(1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