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番外:篇章(上)

【秋陈现代设定:钢琴家秋山*小提琴家长生】

【与《前路》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qwq(嗯纯粹是因为爽才写的)】

【不喜欢现代向的可以直接跳过,不影响正文阅读】

【旁观者第一视角预警!!!】


我捧起这份已经很旧很旧的琴谱。


岁月的痕迹让这份珍贵的乐谱无比脆弱,我屏住呼吸,生怕一个稍重的呼气都让这份谱子没办法再完成接下来的鉴定过程。


这是来自两百年前的乐谱,由两百年前——也就是二十一世纪初——的两位最杰出的音乐家一同创作。这首被命名为《前路》的乐谱在本代传人宣布破产,表示没有能力守护这份乐谱的情况下,被赠送给了国家。


《前路》是一首小提琴协奏曲,虽然是小提琴协奏曲,但是钢琴的部分却较之更多。有后人猜测这是因为秋山君对陈长生的爱意使然,为了惯着爱人所以直接无视了钢琴的诸多困难技巧而选择把它归入小提琴协奏曲的行列。


是的,这两位两百年前的音乐家是一对同性情侣,他们在世的时候一直致力于维护同性恋权利,是相当出名的情侣。虽然受到了本国法律的限制一直都不能结婚,但是也一直相伴相随。


在他们当初热恋的时候,一起创作了《前路》这首曲子,在无数次巡演之后,所有著名的大师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这份谱子他们不会动,等到两位愿意公开的时候再做决定。


后来陈长生辞世,已经白发苍苍的秋山君按照他的遗嘱把这份谱子交给了陈长生的师弟,也就是商行舟大师的关门弟子,希望他能把这份谱子保管下去,如果有一天无力保存就直接上交给国家。


如今,历时两百年,这份谱子终于被揭开的神秘的面纱,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从千里之外赶来的现代钢琴女王安东·莉娅在看到这份谱子之后,立刻激动地表示这就是真品。


她的手指有些颤抖,这对于一个一向自制力极佳的钢琴家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她从手里的礼品袋里取出了前几日她高价从当年最著名的花腔女高音歌剧演员,徐有容的传人手里租借来的东西,是现在少数的《前路》的黑胶唱片之一。


徐有容是秋山君的学妹,与陈长生也关系密切。是当年两个人最亲近的几个人之一。


邻国皇室同样也有这样的一张黑胶唱片,是上上任女王白帝落衡受老师赠送留下的。


白帝落衡的老师正是陈长生。


《前路》悠扬的乐声已经从古典的留声机里面传出,我静静聆听着,不禁为其中所蕴含的缠绵悱恻的情感而动容。


秋山君第一次见到陈长生是他受他那便宜师傅之命来到达人秀的海选现场。当时的秋山君听着一个又一个选手或嘶吼或过分做作的歌声,以及部分小提琴比指甲刮黑板还要刺耳,部分钢琴比弹棉花还要难听的乐声,试图保持形象,差点失败。


旁边被一起拽过来的师弟关飞白翻翻资料,小声对他说:“师兄,还剩下最后几个人。”


秋山君捏了捏笔,一边示意工作人员让下一个人上来,一边第118次询问自己为什么要应了这破差事。


下一个人上来,旁边的叶小涟倒吸一口凉气:“好好看。”


秋山君抬眼,就发现上来的这个少年的确长得很好看。


好看到一眼过去如果不是因为喉结差点就以为是女孩子的程度。


三位评委瞬间都有了精神,人总是对长得好看的人宽容很多,几个人心下决定,就算小提琴声再难听也要听下去。


那个少年眼睛晶亮晶亮的,脸颊旁有些不自然的红晕。秋山君一眼就判断出这个少年在来之前喝了酒。


但他没说,等着他做自我介绍。


那个少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说道:“各位评委老师好,我是陈长生。”


秋山君隐隐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他没有太在意,他轻咳一声直接让他开始表演:“如果准备好了的话,请开始演奏吧。”


陈长生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叶小涟捂心口:睫毛好长!!!皮肤好好!!!


陈长生再次睁开眼睛,脸上保持了一个清浅的弧度,然后开始拉琴。


秋山君听了一会,然后整个人都清醒过来。拜他的半个师傅兼真·师叔祖苏离所赐,他对小提琴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但就算了解再少,也会知道这首著名的曲子——


《钟》,

或者说,《帝王之钟》。


前三个音出来的时候学小提琴的叶小涟就已经反应过来了,然后就被陈长生的乐声定在了椅子上。


关飞白虽然是学铜管乐器的,但是这首曲子他也知道,同样陷入了震惊之中。


秋山君亦如此。


应该说,他们都没有听过如此动听流畅自然的《钟》。


曲终,陈长生微微喘息,放下了琴。观众席上鸦雀无声,懂门道的被技巧震撼,不懂门道的被华丽的视觉感受震撼。


整个场地之间只有陈长生逐渐平缓的呼吸声。


秋山君第一个回过神,带头鼓起了掌。


其他两个评委如梦方醒,也跟着鼓掌。


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于是掌声如雷。


等到所有的掌声都平息下来,秋山君却罕见的没有让人直接离开,而是颇为感兴趣的问道:“冒昧问一下,你的老师是谁?”


陈长生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说出来:“我的老师是商行舟。”


“啪嗒。”叶小涟手里的笔掉了下来。


关飞白好不容易合上了下巴,又接不回去了。


秋山君的笑容凝固。


tbc——————

【本来以为两千字就能把这个脑洞打发了,实在没想到居然还要拖】

【mmp码完以后再看真tm中二(捂脸)】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