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18

最后一发


国教学院终于开了门。

陈长生走在前面,轩辕破与唐三十六站在他两边落后半尺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超出年龄的稳重,陈长生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就像夏日里的一缕凉风。只是看着便感觉清风拂面,连带着心都静下来不少。

他看了看茶楼,眼神多停留了一会,然后收回视线,看向了在场的民众。

不管今天的输赢如何,陈长生这般举动都称得上是一位真正的院长。而且是如清风徐徐拂面一般令人舒服的院长。

几乎不会有人不喜欢这样的人。

于是群众里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赞美。

陈长生默默站了会,抬步走向周自横对面。

周自横的神色非常放松,看起来根本没有把陈长生当一回事。

即使他知道陈长生修行只有短短几年,即使他知道这个少年在浔阳城里挡过肖张挡过刘青挡过朱洛。

即使他即将与和秋山君徐有容齐名的修道天才对战。

坐照境的人尚可以通过强大的天赋战胜通幽初境甚至是中境的人,但是通幽上境的人却少有战胜聚星初境的人。

因为一旦突破到聚星,便拥有了一道强大手段叫做星域。

这道手段在魔族境内被称为月环。

星域将修道者体内的真元重新转化为星光,在星空之下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永远不可战胜的法宝。所以周自横才敢如此托大,尽管他并不想展开星域。

对战终于开始。

周自横出剑,

陈长生举剑。

周自横的剑如同海洋中的孤舟一般破浪而至,陈长生挡住。

周自横的剑又如海洋上的暴雨一般汹涌而来,陈长生又挡住。

普通民众只看到了周自横出剑将小陈院长打的只能格挡而不能出招,不禁感叹不愧是聚星的高手,还是有几分功底的。

周自横自己知道他的剑招是以气势为主,如今却被陈长生挡了去。

无论是什么样的战斗,总归是有一定的节奏的,先前的节奏看来都是在周自横掌握之下。

陈长生终于出剑,

于是这样的节奏也就被打破了。

薛醒川先是下意识皱了皱眉,然后非常惊讶的站了起来,甚至带翻了椅子。

如果陈长生能够如此自然的打破节奏,那么也就意味着……

这场战斗的节奏,从始至终,都在陈长生的掌控下。

莫雨站在陈长生房间的窗户前,看着这场对战。

因为立场的原因,今天的吊唁她并没有去,但是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在茶楼里露面,所以她选择在国教学院里观看这场战斗。

国教学院的大榕树上已经有了人,所以她选择在陈长生的房间里看。

好巧不巧,榕树上的不是别人,就是秋山君。

秋山君从陈长生出了第一剑的时候就已经断定陈长生必胜。

——而且是不用等太久的那种胜利。

陈长生又出剑。

这些天他通过秋山家和教枢处收集了不少关于周自横的资料,比如这个人极其贪恋名利,比如说这个人很喜欢吃澄湖楼的螃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长生比周自横自己还要了解周自横。

周自横一咬牙,展开星域。

天海家的人露出了怡然自得的笑容,

人群之中一片骂声。

陈长生还是出剑,在飞舞的花瓣中寻到一点,然后非常轻松地刺了进去。

陈长生敢在京都这个初来乍到的地方直闯神将府,就意味着他有很多事是不知道的,比如说普通的通幽境修道者根本无法出剑伤到星域中的聚星初境。

如果和陈长生缔结血契的人换一个,比如说唐三十六,比如说关飞白,那么陈长生就会明白一般的剑是没办法破星域的。

但是他所拥有的另外一份记忆的主人是秋山君。

苏离最喜欢的后辈,除了七间以外第三个学会了慧剑的人,真龙血脉拥有者,中土大陆这些年最杰出的修道者。

在他的记忆里,也没有剑不能破星域这种概念。

当初面对薛河梁红妆这样的强者之前陈长生都能在瞬息之间找到对方星域的弱点从而战胜对方,更不用说耗费了这么多的心力研究对方了。

众人以为他只是随便出剑,并没有抱希望战胜对方。

“噗”的一声轻响。

薛醒川想着弟弟的来信,感叹陈长生的剑法居然又进步了。

这一剑破了星域。

这一剑刺入了周自横的胸膛。

一片哗然。

周自横暴退,甚至撞破了所设的阵法。

如果他现在尚还有一点点自我意识,就会想起天海家给他的资料中提到过陈长生学会了耶识步,虽然不是完美版,但是也让他的速度得到了极其可怕的增幅。

耶识步起,陈长生闪身到周自横身前,又是一剑刺出。

陈长生收剑。

这把短剑上的血很快滴尽,剑身闪亮如初。

周自横接受着两位红衣大主教的治疗,有些艰难的问道:“这是什么剑?”

陈长生想了想,想了想西宁镇,想了想周园,想了想雪原。

最后他想了想他自己。

“就叫……”陈长生犹豫了一下,“就叫无垢吧。”

周自横又开口:“最后一剑,是什么剑?”

陈长生用的最后一剑是国教真剑里的夜雨声烦,是极普通的一剑。他当然知道周自横问的不是夜雨声烦,而是破星域的一剑。

他没想详细解释,于是说:“这是苏离前辈传我的剑法。”

苏离乃剑道第一是所有人承认的事。而传剑绝非小事,苏离传剑更是惊天大事。

周自横怨毒道:“若不是苏离,我定能胜你。”

“不,”陈长生归剑入鞘,“据我所知,通幽境内能胜你的至少还有四人。”

他转身往国教学院内走去。

唐三十六追上来:“陈长生,另外四人是谁?”

秋山君不知何时走过来了,凉凉的说:“反正没有你。”

秉承着我是长生娘家人的心态,唐三十六岂会被他气到?他锲而不舍的朝着陈长生的背影吼:“另外四个是谁?”

陈长生停了脚步,说道:“秋山君,苟寒食,徐有容,南客。”

tbc——————————

写到第二个片段了

嗨呀第一个片段在第五章就写到了,结果第二章在第十八章才写到。

你们猜一下第三个片段什么时候写到?

【我猜四十多章的时候。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