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7

如果你要问我稿从哪来,我告诉你,今天临时码的


秋山君和陈长生站在大殿内,再往前便是教宗陛下。

离宫里的钟声缓缓响起,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梅里砂就像所有普通的老人一样,闭上了眼睛。

在离宫的说法,人的死亡不是离开,而是灵魂回归星海的过程。

陈长生知道梅里砂大主教的命星在此刻定然已经黯淡下去,于是他抬头,想找到那颗星星。

秋山君站在他身旁,静静的陪着他。真是这样的情况,让原本想跑过来的落落停下了脚步,一步一步慢慢走过来。

陈长生有些沮丧的收回视线:“没找到。”

“没关系。”秋山君安慰他。

落落抿抿嘴,小手握成拳,身子有些颤抖。

她突然就明白了。

不管是陈长生身边的是谁,不管是她还是其他的所有女性,没有人能带给陈长生像秋山君在秋山君身边的感觉,这样的从容自如和全身心的投入。

只有秋山君,

只能是秋山君。

落落低了头,一滴眼泪悄悄的滑了下来。但是她很快整理好了表情,擦干净眼泪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区别,然后笑着走过去:“先生!”

落落的到来让陈长生稍稍开心了一点,他牵着落落的手,从离宫里离开。

秋山君亦步亦趋的走在他们后面,一行人一起从离宫里离开。

他们走到了国教学院里那棵大榕树下面。

金玉律知道了今晚情况特殊,没有拦着,又回到了门房处守着。

秋山君在湖边蹲着烤鱼,陈长生跟落落讲事情。

他讲了很多事,讲了西宁,讲了周园,讲了南归,连血契的事都没有瞒着她。

然后他让落落先去休息,明日代表国教学院去教枢处吊唁。

他自己则是颇有些疲惫的靠在了树干上。

秋山君把烤好的鱼递给他,陈长生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

秋山君当然不会如他的愿,把刺全部都剔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喂给他吃。

陈长生这下不吃不行了,只能睁开眼睛就着秋山君的手把鱼吃完,脸上多了几分薄红。

秋山君用手绢帮他把脸擦干净,然后把自己的手擦干净。

他这一系列动作做的无比娴熟,无比自如,无比流畅,就好像他刚刚不是在给陈长生擦嘴一样。

“你!……”陈长生虽然对这些事情一向不太在意,但是秋山君这番动作却实在是让他有些……

被当成三岁小孩的感觉。

秋山君从善如流的解释:“七间小的时候我经常照顾她。”

陈长生人生第一次感觉自己被气到了。

“你你你你……”陈长生被气得说话都结巴。

人生气了,都会做出一点极端的事情,比如曾经的苏离,比如现在的陈长生。

陈长生口不择言:“你今晚别进我房间!”

等到说出口之后陈长生才发现此话不妥,十分不妥。但既然对方是秋山君,那么就完全没有继续说的必要了,直接走人就行了。

秋山君有些无奈,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好,又去了陈长生住着的小楼,发现陈长生的房门关的死紧,真的打不开。

秋山君更加无奈了。

所以说陈长生这种人啊,惯不得。

据传闻说当天晚上秋山君在学院的湖边吹了一晚上的风。

唐三十六早上起来,突然看见挂着黑眼圈的秋山君,非常幸灾乐祸的打了招呼:“哟,秋山君早上好啊。”

“早上好。”秋山君对他点点头,然后径直上楼去找陈长生。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背影发出评论:“这是怎么了……”

他当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他们住着的小楼下面的故事。

唐三十六不会在意这些,他推开门,发现虽然现在很早,但是已经聚了不少人,国教学院大门斜对着的茶楼里已经有了客人,凉棚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众人见他出来,非常热情的问着陈长生什么时候出来。

“不可说,不可说。”唐三十六打着哈哈,把大门重新掩上。

落落一早就已经去了教枢处代表国教学院吊唁,现在教枢处聚了不少大人物。

虽然死去的是一位老人,但他也是国教里教宗最强劲的敌人,最强大的战友。

因为他是梅里砂,见过三代教宗两代圣女,见过王之策周独夫的人。许多数百年前甚至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他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如今他回归星海,这些往事也将会随他一起回归星海,成为永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周自横已经落场,正在等待陈长生的到来。

他知道人群里有不少其他学院的学生,他也知道大周第二神将正坐在那个小茶楼里喝茶,更知道这一站的数据会被整个京都看着。

但他觉得不够。

因为教枢处那位大人的去世,今天少了包括那位大人在内的许多大人物的到来。

如果今天有那么多大人物前来,那么他的名气就能彻底打响。

虽然胜之不武,但作为天海家的客卿,有时候名气比实力更重要。

他有些怨毒的想着那位圣堂大主教的去世,

你哪一天死不好,为什么非得这个时候死呢?

tbc——————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