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16

这一章命运坎坷,码了三次全部未保存清零,第四次硬盘损坏【好好珍惜吧



明日百花巷,陈长生对战周自横。

这个消息在刚刚被确定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京都,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唐三十六吃油条吃的不亦乐乎,陈长生转脸让自己不去看他,免得忍不住把唐三十六手里的油条夺下来。

他已经提前完成了对明天对战的所有演算,在没有人意识到的情况下,陈长生已经出剑。

秋山君再给他做早餐,轩辕破与唐三十六先前在学校门口声东击西已然买好早餐,所以陈长生的早餐便只能劳烦秋山君。

看着看起来都十分美味的粥和小菜,唐三十六顿时感觉手里的油条都不香了,两个人迅速进入了我的眼中只有你状态,唐三十六想去抢吃的都抢不了,只能愤愤不平的咬着油条。

轩辕破看的寒毛倒起,唐三十六的气势和他的家乡杀魔族的勇士相差无几,隐隐有几分壮志饥餐魔族肉,笑谈渴饮魔族血的感觉。

唐三十六瞄了他一眼,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单身汗啊!”

轩辕破心中茫然,没明白他在讲什么,只得默默吃早餐。

过了大约一刻钟,那边若无旁人的两个人终于结束了闪光弹的散发,秋山君看了唐三十六一眼,问道:“四大坊那边开的赔率是多少?”

唐三十六听他说的是正事,没给他脸色看,只道:“等一会,过会我们家有人要过来。”

还真是过一会。

陈长生看着站在门口的管事,赞叹道。

那名管事先是给唐三十六行了一礼:“少爷。”

唐三十六微微点头算是应了声,示意他继续说。

“四大坊开的那边开了一赔十一,小陈院长是一。”

唐三十六不耐的打断他:“行,我能拿多少银子。”

“三万两存银。”管事分外无奈,“家主那边有命,不能让你动坊里的钱。”

唐三十六盘算了一下,发现还是不能买下澄湖楼,顿时有些烦躁。

陈长生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开口想问就被秋山君打断了。

“先前大朝试的时候唐家在你身上下了重注,天香坊被输的必须转手给唐家。”

秋山君虽然这些年潜心修炼,但是对于家族产业还是有很多了解的,唐家作为和秋山家齐名的四大家族之一,秋山君也听长辈提起过这件事。

唐家进入了京都势力范围,也就是说天海家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全部告吹。

而为唐家打开局面的,正是陈长生。

管事这下才注意到屋子里不仅有他们家少爷,还有一位秋山家少爷。

“秋山大少爷。”管事行了个礼。

秋山家和唐家关系不是特别密切,但是也有必要维持良好的关系。

秋山君闪了身没有受他的礼,把他扶起来,有些感慨的说道:“唐家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管事听了这话不免有些骄傲。

唐家的第一道眼光放在与教宗和前任国教学院院长的交好上,

第二道眼光放在苏离身上,

第三道眼光放在王破身上。

如今终于要有第五个人了?

如果陈长生如唐家所愿登上教宗之位,那么唐家独孙与陈长生的关系会再保唐家屹立数百年不倒。

唐三十六倒是没有吭声,根本不去注意,他问轩辕破:“你有多少银子?”

轩辕破还在茫然;“七,七十两。”

唐三十六伸手:“给我。”

“啊?”

唐三十六有些不耐烦:“给我,我能让它变成七百两。”

轩辕破心中危机感顿生:“你要干嘛?”

“拿去押陈长生胜。”唐三十六非常简洁的解释了一下。

轩辕破这下听懂了,眼睛瞪得老大:“你你你你,你让我押陈长生胜?”

“怎么了吗?”唐三十六更加不耐烦,“你要是不给,信不信我让他以后再落落面前说你坏话,在学院里给你小鞋穿。”

轩辕破好生痛苦,把银子交了出去。

“你的呢?落落的拜师礼交出来。”唐三十六自然知道那一箱箱的金叶子和晶石,问他。

陈长生摊手:“在周园里。”

拜师礼除了最重要的全部都丢在了周园里的那片湖底,既然进入周园的方法已经大概确定了,那么有时间的时候一定要去把拜师礼全部拿回来。

在此之前,比如说现在,他身无分文。

唐三十六几乎要昏厥了,落落送来的拜师礼分量之重让他都十分眼红,没想到全部都被陈长生这货丢在了周园里,也就是说差不多是找不回来了。

但是所幸秋山君还在,他略一思索,从腰间解了个小巧的挂件扔给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接住,看看这东西的外形,一惊:“秋山家主把秋山印都给你了?”

秋山君摇头:“这个不是,只是仿制的信物,这个拿去给四大坊的人看,他们就知道是秋山家的信物。”

唐三十六听懂了,有时候大家族的东西可以作为凭证抵押,代表多少多少银子。

“这个玩意值多少钱?”唐三十六不了解秋山家内部信物是如何划分的,于是问道。

陈长生好不容易想起来这个东西代表着什么,对唐三十六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他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来了:“大概是十万两。”

唐三十六倒抽一口凉气。

他实在是没想到秋山家主居然对秋山君信任至此,要知道他一个唐家独孙在外面都只有三万两的存银,没想到秋山君随身一个信物都代表着十万两。

虽然他也可以拿汶水剑去抵押,但是他相信只要他敢抵押下一刻唐老太爷就会让他那些叔叔啊,伯伯啊杀上京都把他带回去。

唐三十六在感慨的同时不忘记把东西给那个管事:“全部押陈长生胜。”

在此同时,教枢处也押了不少数量的银钱给陈长生。

梅里砂看着梅花,对身后的辛教士说:“我还是看好陈长生。”

辛教士已经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押到了陈长生身上,此时却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他会这么说。

这位国教里最苍老的圣堂大主教手里捧着一卷典籍,认真的看着。

然后他张口说了几句话。

tbc————————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