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4


陈长生最后还是没有再试着进入周园。

这两个人都是修道的天才,但彼此心意相通,神识一动便能了解对方的心意并且探讨,根本不需要开口。或许在外人看来两人是颇为安静的各自看书,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两人在看书的同时不断整理了解从前和现在的知识,并且探讨一些比较疑难的问题。

然后他们了解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诸院演武的提案被通过了,而跟在天海牙儿身边的那名中年人,代表宗祀所向国教学院提出了挑战。

知道消息的时候秋山君握住了他的手:“别去教枢处了。”

“这个提案在两年前就有了,不能说是针对国教学院,而且这个挑战书你固然可以拒接,但这代表着整个国教学院的颜面。”

“我知道。”陈长生稍微冷静了一点。

秋山君见他消了点火,伸手抱住他:“而且又不是打不过。”

“明天那家伙不就出来了吗?”

陈长生在他的领口蹭了蹭,表示听到了。

那名中年人是折冲殿的教士,国教骑兵和羽林军不能向他动手。

此人名曰周自横。

野渡无人周自横。

这几天的时间陈长生已经借助了所有的渠道打探到了此人所有能打探到的消息。

陈长生拿着厚厚的卷宗颇有些幽怨的看向秋山君:“若是你来算肯定快些。”

“别闹。”秋山君捏了捏他的手心,“苏离前辈教你这剑可不能是白教的。”

“那你让他别老是揪着折袖不放。”陈长生已经知道了离山来信的内容,针锋相对。

秋山君闻言更是无奈:“人之常情,折袖的命不好。”

“他那不是命,是病。”陈长生认真的纠正,“既然是病,我就能治。”

秋山君看着陈长生这副神情越看越喜欢,干脆直接抱过来亲一口:“我家长生最厉害。”

“谁是你家的!”陈长生给他亲了一口之后把他推开。

秋山君牵着陈长生的手,点亮了两人眉心的徽记:“你看。”

陈长生没辙了,把周自横的资料放在一边,由着他折腾。

“要走了?”陈长生好不容易才挣扎出来,问他。

“嗯,等你这一场打完就得走了。”秋山君的信里可不只有苏离在离山上的折腾,还有苏离让他赶紧回离山呆着别天天待在京都。

到了晚上又是两个人挤一张床,陈长生早就说有其他房间让他去住,秋山君自然不从,说你舍得吗?

陈长生极其难得地翻了个白眼说我当然舍得。

结果到了晚上又是秋山君抱着陈长生入睡。

莫雨也没有来过了,每天晚上有些失眠的时候就有些心情复杂。

如此一来,更是睡不着。

莫雨咬牙切齿,把陈长生以前被小黑龙抱着的事再次捅到了徐有容跟前。

徐有容收到信哪里不知道是她在耍脾气,回了封信告诉她这件事师兄早就和她说过,陈长生根本不知道那条玄霜巨龙是个小姑娘,一开始还叫人家大爷。

莫雨收到回信的时候差点把信纸撕了。

徐有容提着笔,想着虽然不知道这陈长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但她相信师兄的眼光,也信老师的眼光。

圣女将苏离送回离山之后回来同她说了这件事。

“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少年。”圣女这样评价。

后来斋剑归还,圣女峰上上下下对陈长生都心存了几分感谢,徐有容虽然不甚在意,但在这一点上她确实要说陈长生做的很好。

冬至过后她会回一趟京都,到奈何桥上走一遭。

她要去亲自看看那个叫陈长生的少年。

陈长生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位尚还是未婚妻的凤凰惦记上了,当然他也没时间想到冬至以后的日子,因为今天天书陵要开了。

大朝试的前三甲要出来了。

换句话说,唐三十六要出来了。

秋山君早就跟他说过他们在天书陵里只能让关飞白做菜的悲惨经历,当时还对唐三十六顾不得照顾自己的脸表示了怀疑,但是现在,陈长生信了。

唐三十六抱着荀梅的被褥走了出来,看见他们之后把被褥扔给了轩辕破。

之所以差点没认出来,是因为唐三十六整个人真的有了非常大的变化。

不仅是整个人脏了很多,更多还是因为唐三十六的眼神变了。

“唐家决定断了你的零用钱,你要开始奋发图强了?”陈长生打量了他很久,有些犹豫的开口。

唐三十六一爪子拍在他背上:“胡说八道!我家里短了谁的钱都不会短了我的。”

陈长生想了想秋山君告诉他的整个唐家对唐三十六的溺爱程度,心道还真的有可能像他说的这样。

“我前些日子看到秋山君,他来天书陵把苟寒食他们叫走了,好像是离山有事。”

陈长生说道:“我知道。”

唐三十六顿时十分好奇:“你知道?”

能让天书陵大门提前打开的肯定不是小事。

“不,虽然我的确知道,但是我刚刚说的不是这个。”

陈长生看他端了杯豆浆手里抓着油条,皱皱眉:“秋山和我说了他去了天书陵,离山的事回去再说。”

唐三十六听见那声秋山差点呛个半死。

他说道:“我现在真他妈后悔没去周园。”

“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一个长生一个秋山的这么亲热。”

唐三十六的脸很黑,脚步也快了几分。

“还有一件事,”陈长生也加快速度。

“说。”唐三十六吸取教训,把豆浆和油条拿好,不吃不喝。

“秋山现在在国教学院。”陈长生说了。

唐三十六朝他露出了一个完美而又无可挑剔的笑容,然后扭过头,举起豆浆,对着天空中快要被乌云遮住的太阳,说:“日。”

tbc————————

自从知道了唐三十六的原型就是我蝴蝶女神以后我就更喜欢这个角色了233

所以后面36的戏份你们多多担待。

坚定住你们秋陈党的身份w

今天就到这了,明天争取双更【把100粉的债还上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