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3

陈长生开了院门,发现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

“陈长生,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天海牙儿见他出来了,更是起劲。

陈长生没理他。

“陈长生,我说,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天海牙儿气急。

陈长生终于抬了头看了他一眼:“哦。”

“你哦什么哦!”天海牙儿更是生气,“你没听到吗?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所以呢?”陈长生耐心的回答,他现在其实是要去买早餐,但是被拦在这里,他难免会耽误今天的行程。

这样想着他索性不再理会天海牙儿,径直走向正对着的早餐铺。

买了三人份的早餐,陈长生有些艰难的拎着,不顾天海牙儿和身边的那个中年人,走进了大门。

轩辕破跑过来接过早餐,陈长生转身看向天海牙儿,好像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走进了学院,大门便缓缓闭合。

轩辕破把早餐分好,然后问他:“咱们就这么忍下去?”

“阴天只是两三天。”陈长生想了想,这样说。

秋山君接过陈长生递给他的早餐:“唐棠不是快要回来了吗?”

陈长生皱眉:“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唐棠。”

秋山君:“他重要还是我重要?”

陈长生思虑片刻:“你。”

“因为他是一条命,你是两条。”

轩辕破听不懂:“什么一条两条的。”

“你不懂。”陈长生和秋山君异口同声。

轩辕破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们呛,于是他问:“秋山君你留在这里不会是为了蹭饭吧。”

陈长生眨眨眼,然后非常不客气的笑了出来。

秋山君一时居然找不到反驳的话,沉默了很久才说道:“我会付钱的。”

轩辕破一听,放心了。

然后他就发现院长已经被带走了。

还在笑的陈长生被秋山君拽向了藏书阁的位置,然后被拽了进去。

陈长生看着他手里的早点,眨眨右眼说道:“记得付钱?”

他们两人现在本就离得很近,呼吸均打到了对方的脸颊上,陈长生发现自己说完话之后秋山君就没说话了,于是他戳戳秋山君:“生气啦?”

“别……”陈长生话还没说完,两人的距离就化整归零,秋山君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下。

秋山君终于开了口,声音有点哑:“别随便撩我。”

“长生,你还没有成年。”

中土大陆上男子十八成年成家,女子十四便可嫁人。

陈长生还有三个月左右才满十六,虽然超过年龄的稳重和通幽上境的修为总是让人忘记他的年龄,但是他的的确确还只有十五岁。

秋山君这时候点出来,不是因为这样的年龄给大陆创造的奇迹,而是指……另外一层意思。

陈长生耳根红了,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秋山君先从他身后抽了一本书,笑着问他:“偷看一下你们国教真传?”

“随你。”陈长生总算恢复过来,也随便抽了本书仔细阅读。

自小背诵道藏三千,这是随手抽的一本也是他小时背过的,看着看着就有些走神了。

走神这事总是有些微妙,比如陈长生现在就是整个人放空,眼睛看着书页但是显然不在读书。

秋山君抬头看他一眼笑了出来,在他面前摆摆手。

“啊……”陈长生这才回过神,“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发现某人看书不认真。”秋山君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

陈长生当然知道他是在故意调笑,也不理他,把书放回去,闭目打坐,剑鞘横于膝上。

秋山君知道他是要试试去往周园,挥挥手展开星域,确保再没有人能看到这里。

才闭了一会他就无奈的睁开眼,手中凭空多了一物。

是一只类似于山鸡的禽类,正是当时那只金翅大鹏。

陈长生把它扔给秋山君:“你拿着。”

金翅大鹏还想挣扎,秋山君看了他一眼,远古的龙息缓缓喷薄。

幼鹏发现这实在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气息,不甘不愿地安分下来。

陈长生的一缕神识在剑鞘中游荡,他请诸剑让出一条道,顺着那条道走向天书碑的虚影。

然后那缕神识消弭,陈长生又一次睁开了眼。

秋山君能感受到他在做什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要抵达彼岸的话,要先有海。”

海就是剑海。

“不能躲?”陈长生问道。

秋山君坚决的摇摇头:“不能。”

“只能以后再试试了,你帮我护法。”陈长生说道。

他拿起了膝边的早餐:“突然想起来还没吃。”

秋山君当然知道他吃东西的时候的近乎刻板的习惯,也顺手抄起了陈长生买回来的包子。

待两个人都吃完,秋山君说道:“下次带你去南方吃早茶。”

陈长生对南方美食早有听闻,可以说在一路南归的路途上苏离曾经指着给他介绍了不少。在美食这一点上,陈长生觉得自己断然追不上苏离了。

因为他的命不好,活不过二十岁,好吃的东西不能吃太多,因为对身体不好。

如此想着,陈长生的手垂了下来。

他独自一人从西宁来到京都,为了寻找逆天改命的秘密拼了命拿到了首榜首名,在凌烟阁静坐一晚却发现王之策说没有命运。

从那以后命运就充满了迷雾,根本看不清楚前行的道路在何方。

重重阴云,漫漫前路,陈长生还是当年那个少年,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秋山君执起他的手轻轻烙下一吻,抬头对他笑笑:“我陪你。”

这个人总是让人心安,让人放心。

他说的话,总有一种让人平静下来的奇怪魅力。

因为他是离山大师兄,

因为他是人族这么多年来最出类拔萃的天才,

因为他是秋山君。

好吧,漫漫前路,既然有你在,那我就放心的往前走了。

tbc——————————

短出新世界qwq

本文第一次点题。

感动到泪流满面。

好了,下一章36应该就能出场了。


评论(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