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12

秋山君走进了国教学院,以为陈长生赶回来所以匆忙出来的轩辕破呆住了。

“你你你你你来这里干嘛?”轩辕破有点结巴。

秋山君当然知道他是谁,说道:“陈长生找我有事。”

轩辕破才不管是什么事这个说辞是真是假,反正他对秋山君有敌意。于是他非常凶巴巴的说:“他现在不在。”

“我等着。”秋山君丝毫没有被他这个语气吓到,轻轻颔首,然后非常自然的走向了陈长生住着的那栋小楼。

“不是……”轩辕破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秋山君怎么知道陈长生卧房在哪啊……”

然后他又烦躁的拍拍额头:“不对不对,”

“这么晚了,陈长生找他干嘛?”

轩辕破突然发现这件事不是他这种乡下的淳朴孩子能理解的,所以他非常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逃避。

虽然不久之后他就在血与泪中明白了现实是无法逃避的。

陈长生回到国教学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在周园里,在雪原上,在南下的路途中,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进行自我清洁,对于一向有些洁癖的小陈院长来说,忍到从离宫回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察觉到他的心理活动的秋山君,突然有一种逃避的冲动。

陈长生回到房间之后,即使看见了正坐在书桌旁边看书的秋山君,也没有说话。

他拉开了衣柜门取出一套用来换的衣服,他现在迫切的需要清洁,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因此他只是看了看秋山君,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走向了屏风后面。

秋山君的嘴角有点抽搐,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痛恨过自己的听力良好。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下,哗啦啦的水声成了卧房里唯一的声音。更可怕的是由于心灵相通的缘故,他现在甚至能推断出他家长生正在非常仔细地擦拭锁骨。

秋山君捏着书页的手紧了紧,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太上清心咒。

就在秋山君念到第八遍的时候,陈长生终于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秋山君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心底轰隆一声,所有做好的心理防线全部溃不成军。

陈长生只穿了里衣,正在用毛巾有条不紊的擦干头发。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正常人在三伏天即将到来之际都会选择只穿里衣睡觉,但是一旦这样的陈长生出现在秋山君面前,那么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陈长生面色平静的修齐指甲,剪了剪头发,确认完完全全把自己弄干净成以前的样子,才终于看向了秋山君。

陈长生就这样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非常礼节性的笑了笑,说道:“解释一下?”

秋山君叹了口气,默默坐到他旁边,谁料却着了陈长生的道,被摁在了床上。

如此一来,便是他一只腿抵在了秋山君两腿之间,还把人家压在了床上,并且两个人的脸的相隔距离不到一尺。

陈长生非常良善的笑了笑,再次说道:“解释一下?”

虽然陈长生尽可能控制了语气,但是还是难掩其中的羞恼之意。

秋山君非常明智的保持了沉默,他知道陈长生此时绝对不需要他开口。

“你!”陈长生有些生气的开口,却在犹豫是否应该接下去,所以声音又轻又急,就好像一片小羽毛轻轻在他心口上扫了一下。

秋山君还是看着他的眼睛。

终究还是软下了语气,道:“你为什么……不提前告知一声……”

陈长生的语气很是委屈,而且他的话还没说完。

“这种事情,居然还要苏离前辈来告知……”

或许是因为羞恼,或许是因为不想让别人听到,陈长生的声音大概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得见。

“怕同你说了你会有抵触。”秋山君终于开了口。陈长生的力道放松了,于是他坐了起来,把他家长生搂在怀里,细细的帮他擦干头发。

陈长生刚想脱口而出一句“我才不会有抵触”,但还是按捺住了没有说出口。

秋山君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吻了吻他的眉心:“当时不比现在,我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在终于在秘法使用这件事情被解决了之后,秋山君的单方面切断终于被他解除。

陈长生闭上眼睛,静静的睡了过去。

秋山君维持着抱着他的姿势躺了下去,把薄被展开盖了一点。

这样和谐的状态维持到了午夜,秋山君悄无声息的睁开眼睛。

窗户呼啦一声开了,莫雨穿着睡衣刚刚想进来就看见了那双眸子。

她停了下来,正在艰难的消化眼前的信息量。

秋山君小心的把陈长生的手从自己身上放下啦,坐起来对莫雨比了一个请出去的手势。

莫雨还在愣神,于是她乖乖走了。

等终于回到了她的小桔园,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

秋山君和陈长生在同一张床上睡觉?

还是抱在一起的?

她越想越睡不着,下了床点了灯铺开信纸,拿毛笔写信。

有容,很久未见……

终于写完了给好友的信,莫雨抓了只信鸽,把这封信送往圣女峰。

五天过后她便收到了回信,上书三个字。

——我知道。

望着稚嫩的笔迹,莫雨咬牙切齿。

第二天的天色阴沉下来了,而陈长生是在秋山君怀里醒的。

他看着秋山君,秋山君也看着他。

“莫雨昨天晚上来了。”秋山君非常随意的说。

“她来了?”陈长生有点吃惊。

秋山君继续无比随意的说:“被我赶出去了。”

“然后她就回家了。”

秋山君结束发言。

“哦。”陈长生听他讲完,起了床穿戴好,然后推开窗。

一阵阵骂声从大门口传来。

陈长生耐心的听了一会,发现主要是在骂他,而且声音比较熟悉,然后准备下楼。

突然被打横抱起,眼前一花就到了那座池塘前。

“这样比较快。”秋山君解释道。

然后补充:“跟莫雨学的。”

陈长生:“……”

陈长生:“瞎吃飞醋。”

tbc————————

第一更还昨天的qwq


评论(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