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1

周通知道秋山君赶往天道院阻止庄换羽自杀的时候,心情非常不好。

如果不是因为秋山君的身份原因,秋山君此刻就应该在周狱里呆着。

因为陈长生即将回京的原因,秋山君终于可以离开京都。但是他没有走,而是去往天道院阻止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场自杀。

听说梅里砂大主教听到这消息以后看着梅花笑了很久。

陈长生终于回京。

他到京都之后连离宫都没去,便直接去了天道院。

他看了眼秋山君,不理他,直接看向庄换羽。

“当时梁笑晓一剑刺向七间,你为何不出手?”

“当时南客双翼想要我和折袖的命,你为何不出手?”

“梁笑晓死在周园外,你为何不说出事实,反而诬陷与我们?”

“我为何要出手?”庄换羽嗤笑一声。

他看着陈长生,认真的问道:“陈长生,你为什么就是不死啊。”

“从南客双翼到周园崩溃,一路护送苏离,明明去了那么多人,你怎么就是没有死呢?”

他的眼睛很亮,并且一直盯着陈长生:“只要你死了,哪里还会有这么多事。”

“如果你死了,落落殿下就能注意到我了……”他喃喃着。

“那就这样吧,让殿下记住我,哪怕是恨也没有关系……”

秋山君在陈长生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放开了对庄换羽的控制,一直半垂着眼睫不知道在想什么。

庄换羽持剑刺向陈长生!

随行国教骑兵立即冲去,旁边有学生惊呼一片。

此刻离陈长生最近的却是秋山君。

不少素来对陈长生印象很好的人见他还是不躲,想着这位陈院长怕是要重伤,然后闭上了眼睛。

剑未至,

人至。

一声嗡鸣,秋山君挡在了陈长生身前,两指夹住了剑身。两指慢慢用力,剑身寸寸崩碎。

“神魂二次觉醒?”

已经有识货的人惊呼出声。

秋山君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黄金竖瞳,脸上似乎覆上了三两片龙鳞,龙角从头顶伸延而出。即使他是秋山君,想要拦下这一剑并且扫除潜在的威胁,也并不容易。

庄换羽却在此刻喷出一口血。

更是一片惊呼。

“我自绝经脉而死,你又如何能拦我?”他望着秋山君,也看着陈长生,露出三两分嘲讽的意味。

用不了多久,庄换羽身死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京都。

这位两年来代表着天道院骄傲的少年不会获得任何同情。

因为情况非常明显,是他意图刺杀陈长生在前,被秋山君拦下后自绝经脉而死。

但是最耐人寻味的不是他的自杀,而是秋山君拦在了陈长生前。

这两位修道天才在周院内相遇,并没有太多交锋的消息传出来,随后陈长生护苏离南下,再次北上回京时却是秋山君替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在普通民众看来,这自然是秋山君对陈长生护送苏离的感谢。但在一些大人物眼中看来就不一样了。

他们都知道陈长生在不知何种机遇后学会了耶识步,速度有了非常可怕的提升,庄换羽这一剑虽然强,但是也没有到避无可避的程度,完全可以躲开甚至是硬接。

但是陈长生没有。

他一步都没有挪,甚至有些悠闲的意味,完全可以说是等在那里。

就好像他笃定秋山君一定会来救他。

不太了解陈长生的人会以为他是算准了秋山君会替他挡下这一剑,但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们却不会这样认为。

圣后娘娘挑起了眉,有些意外。

教宗大人闻言只是笑笑,留下司源道人和凌海之王等等国教巨头不解。

而周通听了,更是决定不放折袖。

陈长生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

秋山君也转身离开。

此时在天下人的眼中,他们分道扬镳。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终究还是同道。

因为无论是从天道院的南门出去,还是从北门出去,通向国教学院的路都是一样的。

秋山君就此离开,陈长生直接去了离宫。

教宗陛下正在给那株青叶浇水,陈长生不禁想起了大朝试上的那场秋雨。

见他居然还在走神,教宗在心底笑笑,他放下了水壶,坐在陈长生前面的那个位子上。

“周园里的事情秋山都跟我说了,把剑给我看看。”教宗陛下轻咳一声。

陈长生赶忙把剑和剑鞘送到他手中,然后开始自觉地斟茶。

只是斟着斟着,他又开始走神了,因为他又想起了百草园里的那位妇人。

所幸他及时地回了神,没有让茶水溢出来,而是停在一个恰到好处的高度。

教宗把东西递回给他,对他说道:“我会让离宫发诏书昭告天下,请尚有传承的师门把他们的剑取回去。”

陈长生知道这样一来梁笑晓身死的阴影便会消去很多,轻声说道:“谢谢您。”

没有喊师叔,但也没有生疏的叫冕下,总归是有了几分亲近。

教宗笑了笑:“秋山那孩子都叫师叔了。”

陈长生万分无奈,只能再拱手说道:“谢谢师叔。”

教宗笑的很是开心。

tbc——————

算错时间了qwq

长生日程太满了估计福利要等到下章或者是下下章了qwq

幽怨qwq

字数少到新极限


评论(2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