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9

“以你们的契约程度不是可以互通心意吗?”苏离很意外,他以为陈长生已经问过了。

陈长生咬牙切齿:“他现在已然聚星,把联系单方面切断了。”

苏离还没有从他脸上看到过这么生动形象的表情,一时间有点惊奇。但他还是没有忘记回答陈长生:“这样啊,努力修炼吧少年。”

“通过你这一战,我决定传你三剑。”

远在京都的秋山君直接把脸埋书里了,默默地在心里埋怨师叔祖。

这秘法和冥婚的性质相同的事他本来想等日后再告诉长生的,却没想到现在就被苏离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他早该料到了,师叔祖不可能不知道这秘法的真正含义,以师叔祖现在对长生的好感,只要不会太不妥当,就一定会告诉他。

但是师叔祖啊,你真的这次帮错忙了……

苏离打了个喷嚏,看着陈长生在树下练剑的身影。

“又是谁在想我?”

他嘀咕了一句,又悠闲地闭上眼睛。

陈长生正在全神贯注的练剑,暂时把这一堆糟心事放到了一边。

如此重复数日,便进了浔阳城。

再然后,便是那声城里每个人都会铭记一生的

——“离山小师叔苏离在此!”

秋山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念叨一句:“笨蛋,会受伤的。”

他不相信陈长生会死。

他现在不能离开京都太远,最远也只能去到城外的那条小道随意逛逛。即便如此,他也可以做到一件事。

他要把小师叔的事情处理好,更要安排苟寒食他们尽快回到离山。

“师兄,你你你你你你……”苟寒食瞪大了眼睛,指着他眉间的那一轮烈日。

苟寒食从未如此失态过,但他又如何会认不出来这是离山的秘法?

秋山君耐心的等他们冷静下来,然后对苟寒食一行人说:“师叔祖应该快要回离山了。”

苟寒食更加诧异,然后就明白了应该是和秘法有关。

“你们先回去,把这个带回去,倘若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便打开。”秋山君递给他们一封信。

在一旁的关飞白终于忍不住了:“师兄,你和二师兄说了这么久,你的契约对象到底是谁?”

“陈长生那货来了?”懒洋洋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正是汶水唐家的独孙,国教学院唐三十六。

他先前显然没看见秋山君,这番话是在问苟寒食和关飞白。

看到秋山君,他却难得皱了眉:“怎么是你?”

秋山君当然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对他怎么样,他看了眼唐三十六,出声道:“你是唐棠?”

“是。”唐三十六施施然应下,有点得意,想着秋山君居然知道他,随后又为自己的这点得意而感到不耻。

只见秋山君微微皱眉,随即又舒展开。他看向唐三十六说道:“待长生回京之后,你尽快出天书陵。”

唐三十六没有问他为什么叫他出去,反而皱眉问他:“长生?叫的这么亲热?”

“话说我刚刚还感觉到他的气息了,这回怎么就没了?”

苟寒食看了眼师弟,然后扭过头,一时不太敢直视。

关飞白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立刻就变得无比精彩,无比扭曲。

唐三十六看着他赞叹道:“我倒是没发现你的脸上还有这么精彩的表情。”

“滚!”

“滚?到底是谁滚?来单挑啊,看谁赢谁输。”唐三十六已然破境至通幽上境,非常有底气教关飞白做人。

秋山君自然看出来了,他看着唐三十六说道:“你很不错。”

他这话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徐有容如此年纪就已经通幽,如果不是陈长生年纪轻轻便引来一片星空,如果不是他秋山君在踏出周园的那一刻就破境聚星,唐三十六十七岁便至通幽上境的成绩真的可以震惊整片大陆。

“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变态,”唐三十六十分惋惜,“我就会这样出名了,真是遗憾。”

“出名不好。”秋山君想了想周玉人当年上京都时的看杀,又想了想自己和师妹上京都时的掷果盈车场面,真诚的对唐三十六说,“最好不要出名。”

唐三十六嗤之以鼻,对他们这些人表示不屑以及鄙视之后走进了那间房子。

他走了之后,苟寒食终于恢复过来,心情复杂,说道:“师兄从前不会如此对待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毕竟是他的好友,”秋山君嘴角微翘,“不能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苟寒食这下明白自家师兄是真的栽了。

“陈长生是一位真人,若他真如那徽记一般的身份,倒还是师兄你占了便宜。”苟寒食想起那一轮烈日,神色微变。

秋山君摇摇头,说道:“不然。”

苟寒食和关飞白两双好奇的目光看向他。

“一直都是我占了便宜。”秋山君想起这秘法的真正含义,突然心情很好,大步离开。

苟寒食一听这话明白过来了:“师兄你不会没告诉人家吧。”

秋山君一个趔趄。不理他,继续毫不犹豫的离开。

苟寒食转头对关飞白说:“肯定没说。”

只见关飞白满脸震惊:“师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苟寒食轻咳一声:“八卦之心人之皆有,更何况是他们两个的。”

他们可是当今人族最为杰出的两位修道天才。

他们可是离山大师兄和国教继承人。

他们可是秋山君和陈长生。

……

秋山君要写一封信,写到秋山家。

信里的内容除了他自己和收到信的那个人,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腹部突然传来一阵毫无道理的疼痛,他只是愣了一瞬,便反应过来是怎么了。

他神情不变,从随身的空间容器里拿出了一小瓶丹药和几颗晶石。

又是疼痛,他拿出丹药,吞吃入腹。

刺客很诧异,不仅是诧异陈长生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他的剑之前,更是因为他的剑居然没能刺进陈长生的身体。

陈长生的身体经过龙血洗髓,是比完美洗髓更加厉害的存在,秋山君的血脉则就是真龙血脉。二者联手,神圣之下不会有更强者。

更何况秋山君刚刚吃下了一颗丹药。他虽然不在战场,但是远比在战场更加可怕。

有他在,陈长生便一定能出浔阳城。

tbc——————

来猜一下秋山君为什么会在唐三十六答了“是。”之后皱眉?

有人答对明天给加更一章【截止到明天更新之前qwq【每个人只能答一次w

(看不下去了,和三十六真的没关系嗷嗷嗷)

(我tm终于让唐三十六在正文里露脸了啊啊啊啊啊)

评论(3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