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3

第三发//_//


他们两个之前还和南客打过照面,一连串对招之后险之又险的逃脱了。


这也是秋山君现在只能走路不能走太快和陈长生重伤的原因。


然后秋山君又想起来一件事:“我离山剑法总决在你手上?”


“嗯。”陈长生捧着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茶水,慢慢的小口小口的喝着,“不过那是落落的东西,我不能给你。”


秋山君沉默片刻:“我离山的东西,自会自己取回来。”


陈长生从小和师兄生活在一起,没有拜入任何宗门,自然是不明白他们的这种情感。


于是他开口问了:“离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离山啊……”秋山君的眼神飘渺了一瞬,然后他笑再着回答,“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他是秋山君,是离山大师兄,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代表,他是离山一棵松,是离山的精神领袖,再没有人更比他合适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秋山君给他讲起了离山上的师兄师弟,告诉了他离山山脚下有一家铁匠铺很出名,告诉了他七间小时把师傅和师叔祖那一辈很多的长老们的胡子都拔光了,告诉了他他们离山师叔祖的一些故事。


陈长生听着,等到他说完,也慢慢的讲起自己小时候的生活。


比如西宁的那一座庙里有三千道藏,他和师兄从识字起便开始背书,背到了最后一卷却不认识,再比如说他十岁那年晚上师兄给他打了一晚上的扇,又比如最崇拜的人其实是他的师兄。


他十分感慨,没有想到宗门生活如此多姿多彩。


秋山君也十分感慨,没想到他这么多年如此乏味的生活是如何坚持到十四岁的。


“如果这次能出去,我要去离宫找教宗大人退婚。”陈长生想了想,“如果我出不去了,请你一定要出去,帮我完成这个愿望。”


“一定能出去的。”秋山君忽然说。


他又重复了一遍:“一定能出去的。”


陈长生相信他。


因为他是秋山君,


他是离山大师兄。


话题最终还是回到了修道上。他们两个都是修道上罕见的天才,最终还是在修道上话题更多。


陈长生会提出一些问题,以他的学识,所提的问题都极难层次极高,秋山君总是听着思索片刻,然后给出一个答案。答案虽然简短,但是却极精炼,陈长生听着这些答案,眼睛越来越亮。他已经从这些回答中得出了秋山君见识之广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在自己之上。


陈长生听出了秋山君的水准,那么秋山君其实也明白了陈长生的修道天赋与他相形不见拙。


他们两人平日都没有总层面的交流伙伴,于精神一层可以说是离群索居。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可以相互交流的人,又都是年轻人,哪里会停下。


陈长生最后问的是离山燎天一剑在他设计的剑元运行线路下哪个威力更大。问题刚问出口他便意识到不妥,有些尴尬的朝秋山君眨眨眼:“唐突了,这个问题不该问的。”


秋山君笑着敲了他的头:“你还知道?”


然后回答了他的问题:“第一种更好。”


陈长生没在意他敲的那一下,点点头:“我也觉得第一种好些……”


然后他发现秋山君已经走到了门口,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秋山君心说我要冷静一下,嘴上却答了另外一种:“外面下雪了。”


陈长生收了茶盏,以黄纸伞尖撑地慢慢站起来,秋山君走过来背住他。


两个人从小庙里缓缓离开,有点像一朵在移动的蘑菇。


等他们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南客一行人才出现在这座小庙外面,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疑惑:“他们两人不是应该是情敌吗?”


刘婉儿摇摇头:“陈长生根本没见过徐有容,秋山君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喜欢徐有容,何来情敌之说?”


滕小明心里道是,而且秋山君还有可能喜欢上陈长生了。


南客的神情重新平静了下来,冷声道:“不管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周独夫传承在前,现在他们还不能死。”


那名长老感受着跟在他们后面那些强大的气息,心道秋山君和陈长生不愧是人族的希望,居然能够坚持到现在。


越是这样想,他对军师大人越是佩服。


如此希望,怎么能不扼杀在摇篮里?



……


“再往前走走有一座庙。”陈长生看着被霜雪覆盖住的白草,皱了皱眉。


真的是往前走走。


秋山君往前大概走了十几步,就远远的看到了那座小庙。


风雪很大,但是他们没有停下脚步。


因为离周独夫的陵墓已经很近了。


走到半路从雪中跳出数只雪貂,尽数被陈长生用黄纸伞击退。


秋山君终于停下脚步,拉过陈长生的经脉查看情况。


“不可再如此。”秋山君如此说。


陈长生默默无言,不敢说话。


他那数击耗尽了他体内好不容易积攒的可以流动的真元,如此一来又是回到了原地。


秋山君有点生气,背着他走路。


自顾自的走了一会,秋山君突然有点哑的开了口:“陈长生。”


“嗯?”陈长生以为他有事,应了一声。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所以你一定要走出周园。”


他说的喜欢不是朋友间的好感,陈长生知道。


说完这两句话,两人间的气氛又重新回到了静默。


“我也挺喜欢你的。”陈长生轻轻回答他。


“我想过我是不是不喜欢女孩子。”陈长生这样说,“落落很可爱,但是我不喜欢她,莫雨姑娘很漂亮,可是我也不喜欢她,你们说的徐有容,也不喜欢。”


“后来遇到你了才知道。”


“不是不喜欢女孩子,也不是喜欢男人。”


“因为是你。”所以喜欢。


无关性别,而是建立在神魂上的互相吸引。


因为是你。


秋山君细细咀嚼着这几个字。


他笑了出来。


“我也……因为是你。”


tbc——————

直接互相表白啦!!!

对没错就是这么直接!

原著到这个时候果奶都已经互相表白不止一次了!!!

好的三连发结束啦,第四章归期不定233


评论(3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