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会努力填坑!!!
请不要转载呀

【秋陈】前路·2

第二发//_//


秋山君背着陈长生,此时此刻在草原的另一端,折袖背的七间却是个姑娘。


此刻唯一的相同点,大概就是气氛同样地尴尬到无以复加。


秋山君踩在白草道上,陈长生举着黄纸伞,仔细地感受了一番剑意,对他说:“前面有一座庙。”


“我知道。”秋山君答道。


“你知道?”陈长生有些惊讶。


“你往前看。”秋山君说道。


离他们大约十几丈的距离,赫然是一座破旧的小庙。


陈长生突然有一种自己是智障的感觉。


“那是初祀庙。”仿佛看透陈长生此时的不解一般,秋山君出声道。


“这大概是大陆上的最后一座初祀庙了。”陈长生听说过圣后娘娘拆除所有初祀庙的命令,总结似的说了一句。


秋山君加快了脚步,往那座破庙走去。


破庙虽然破,终究还是没有零落到屋顶漏雨的程度,外面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庙里烤着篝火。


陈长生正在静静地思考,恰好秋山君也在静静地思考。


……


陈长生昏迷之后,秋山君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直接背在背上,往洞外走。


他往外走不仅是因为陈长生之前的嘱咐,也是因为他怕自己在这里呆下去会真的忍不住把陈长生杀死然后化为己用。


眼眸闪了闪变成黄金瞳,两只黄金龙角从头顶延伸而出,脸上攀附了三两片龙鳞,秋山君闭上眼睛,神识一动便到了百里之外。


这便是真龙血脉的天赋,虽然不能像越鸟和凤凰一般背生双翼,但在空间移动上却与那两种高傲的禽类速度相差无几。


南客一行随后就赶到了那个洞穴,闻着空气中的香甜气息,南客露出了渴望的神情。


“追。”于是她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


魔将夫妇与那位长老面面相觑,终究还是叹息一声,决定跟上。


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一道金色的光影掠入了那片草原。


无人生还的草原。


周园最危险的地方。


日不落草原。



南客走到那片草原之前,深吸一口气,想要追上去。


那名阴烛巫的长老拦下了她,把背上的琴取下来。


秋山君以极快的速度在草原里疾掠,从云端看去就像一个细小的金色闪电不断跳动。


陈长生还没醒,吱吱的方法是冬眠,如此一来便需要极多的睡眠时间。


秋山君叹息一声,终于在一处蒹葭旁边停下。把陈长生放在了一处青草堆旁靠着。他颈处的伤口已经彻底恢复,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气味弥散。


秋山君把手探入面前的小湖,不肖片刻便抓了四五条水蛇上来。蛇乃阴毒之物,最怕龙类。虽然他先前的疾行消耗了不少真元,但凭借血脉压制他便能做很多事。


刚刚想割开水蛇放血,突然想起师叔祖说过水蛇的血是补血良物。秋山君停下动作,看向陈长生。


他并不讨厌这个少年,徐世绩向他提过这个少年来到神都是为退婚,很是不信。如今看到真人,却觉得陈长生说的恐怕是实话。


他秋山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评价而去随便地看待一个人。


但他此时却知道自己从潜意识里真的很想和这个叫陈长生的少年亲近一点。


可能是因为那双明亮的像镜子一样的眼睛,可能是浑身不可控制的温暖而又干净的气息。


陈长生很信任他,他对于信任这种情感并不陌生,但却不能自控的格外喜欢这个干净的少年。


简直已经超过他对师弟师妹们的同门情谊了。


他这样想着,却猛地回过神。


不是因为意识到这样不妥,而是他已经快忘乎所以了。


他难得有些尴尬,自顾自地咳了咳,捏住陈长生下颔迫使其张开嘴,有些粗暴的割开水蛇血管,轻柔的把蛇血灌下去。


如此把所有蛇血灌完,他看着一些没被咽下去的蛇血在陈长生唇边缓缓流下,想要帮他擦一下却发现随身的手绢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如此只能作罢。


他迅速蹲到水边去处理水蛇,炖了一锅蛇羹。


陈长生醒了。


准确来说是闻到香味所以醒了。


秋山君正在专心致志的鼓捣厨具。


那张出众的脸是在是让陈长生看过都忘不了,他从剑鞘中取出手绢,擦掉了唇边的血液。


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蛇血,然后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从鼻腔蔓延。他把手绢往上探了探,


啊,又是血。


还是鼻血。



于是他又拿了一条帕子捂着鼻子,走到秋山君旁边蹲下。


“你醒了?”秋山君抬了头,便觉得他捂着鼻子的模样很是清奇。


“嗯。”陈长生点点头。


然后就没有人说话了。


过了很久秋山君终于忍不住想问了:“你流鼻血了?”


陈长生凉凉的瞟了他一眼:“敢问秋山君之前可是给我喂蛇血了?”


“师叔祖说过可以补血。”


“请问秋山君喂了几条?”


“五条。”


“……辛火过旺,所以我现在在流鼻血。”陈长生认为有必要让秋山君意识到他现在如此狼狈是他的错,然后还不忘提醒他,“以后若是见到有人需要补血,水蛇一条即可。”


“……”怎么感觉陈长生很不高兴呢。


陈长生也在自我反省,过了一会鼻血止了,他把那两条帕子直接就地处理掉了,然后从容不迫的在秋山君的注视下,又拿出了一条手绢,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秋山君:……你一个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多手绢。


陈长生当然没有注意到秋山君的心理活动,把这条手帕洗干净收起来之后恳切的对秋山君说:“谢过救命之恩,还有刚才,抱歉,刚刚醒过来感觉不太好,语气有点不受控制。”


秋山君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记仇:“我想也是,刚刚醒来就流鼻血,如果是我想必感觉也不会太好。”


陈长生:……你能不能不提。


陈长生就差把心理活动写在脸上了,秋山君哪里会看不懂。


笑着摇摇头,递了一碗蛇羹过去。


“多谢。”陈长生接过,发现很香。


吃完以后陈长生却没再吃,再次由衷的赞叹了一番:“很好吃,谢谢。”


秋山君有点疑惑:“你不吃了?”


陈长生摇摇头:“不吃了。”


然后像是怕他误会一样解释了一下:“太好吃的东西不能吃太多,怕忍不住,对身体不好。”


此话引得秋山君又看了他一眼。


陈长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但秋山君既然已经知道了关系到他性命的秘密,那么这些告诉他也无妨。


“师傅说我活不过二十岁。”陈长生开了口,“因为我血液的原因。”


“我的命不好,所以只能小心的活着。”


“如果不这样控制好自己的一切,我怕我活不到二十岁。”


“上神都神将府是为了退婚,我活不过二十岁,怎么能耽误人家姑娘呢?”


“但是好像没有人相信我。”


秋山君听着这些话,默然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长生越想越觉得有些委屈,无论是莫雨,唐三十六,落落,还是京都里普通的老百姓,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来京都是为了退婚。


秋山君终于组织好了语言:“我知道了。”


陈长生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相信你。”秋山君如此没头没脑的扔下一句话。


陈长生听懂了。


他有些感动。


……


陈长生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南客有病。”


秋山君有些惊讶,心说就算人家把你逼进了这片草原你也不能这样说人家小姑娘啊。


“应该是神魂出了问题。”


tbc————————

啊,这一章是还那位帮忙投票的菇凉w

字数2540


评论(1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