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前路·1

今天三连发,这是第一更///_///


陈长生打着一把黄纸伞,挡住此刻淅淅沥沥的小雨。他受了重伤,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大有,所以自被救下之后就由秋山君背着。


秋山君背着陈长生,心底思绪千回百转,他没有受伤,经过之前的休息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所以一直由他背着陈长生。


陈长生合了眼,自观经脉,原先就乱七八糟的经脉变得更加乱七八糟。真元已然枯竭,血液也所剩无几。先前被南客的双翼围杀,好不容易脱了困,醒来时发现有位散修想吸了他的精血提升境界,被秋山君救下,又被魔族那对夫妇追上,被迫进入了这片草原。


虽然他的伤势很重,但因为终究还是剩了那么一点精血的缘故,以一种缓慢地令人发指的速度恢复着。


——只是若魔族再来,恐无久战之力。


陈长生在心底叹了口气。


“陈长生。”秋山君开了口,“前方一里有一处池塘,要去那里休息一会吗?”


陈长生心道我觉得之前那丛蒹葭更好可惜你不想在那里久留,但他也明白在这片草原上不能回头的道理,于是疲惫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想起对方看不见,答了一声好。


下次一定要记得开口了。陈长生这样想着,不然再白费力气实乃不智之举。


气氛十分尴尬,但两个人都不是喜欢主动说话的主,此刻的安静恰好给了两个人自己思考的时间。秋山君回想着先前的情况,想要梳理一遍进入周园后接二连三的事:


梁笑晓一剑捅入七间腹中时秋山君正好赶到,看见折袖已经带着七间离开,才出手将梁笑晓打成了重伤。如此一来,隐藏在暗处的庄换羽也就只能默默离开。后来陈长生逃出光翼更不是侥幸,秋山君几乎是用上了全部手段才把他救出。本想把陈长生带回岸上,却不想那黄纸伞将他们送到了这片天空之上。意外将神魂二次觉醒,没活活摔死,方才寻到一处山洞修养。


就在他刚刚掠进这处山洞,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凤鸣。这声音他当然很熟悉,想来应该是有容师妹的神魂也二次觉醒了。南客已然受伤,想来师妹逃出生天不是问题。


秋山君如此想着,很是欣慰,再次确认了一下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以及陈长生即将苏醒,所以他便坚定的闭上了眼睛。


几乎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陈长生睁开了眼睛。南客的双翼的战斗力有点超过他的预计,虽然没有中毒,但是五脏六腑的情况也极差。小黑龙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他体内,在幽府里的那座湖底缩成一团,身上散发出源源不断的寒气,护住几处关键性的经脉和幽府本身。


他默默地感谢了一番吱吱,重新抬头,却发现有人来了。


来的人是个人族,貌似还是个散修,看见他的时候眼睛亮到不正常。


“在下散修赵霁,见过陈院长,”赵霁行了个礼。


“外面可还有人族?”陈长生没想到来人认识他,有些惊讶,“抱歉,实在没力气还礼了。”


他半垂着眼睫,自然是没看见赵霁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


赵霁整个人兴奋的有些颤抖了。


“在这里见到小陈院长,实乃在下之幸,希望小陈院长成全。”赵霁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有些颤抖的声音。


“成全?”陈长生有些困难地睁开眼,“成全……什么?”


他的意识有点模糊,一时没能转过弯来。


“多谢陈院长精血助我聚星,在下定不负小陈院长的期望逃脱出园。”赵霁根本没打算解释缘由,径直取了陈长生的短剑,割开陈长生颈处的一处血管,凑上去。


陈长生瞳孔一缩,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为了他的精血而来。如此情形,他只得缓缓地转过头,不去看,不去感受。


剑还在这个人手上。陈长生费力地思考着,他很清楚自己血液中的玄霜寒气足以致命,但这个人显然知道他血液不同于常人。


一股奇怪的香甜在空气中弥散开来,赵霁愈发不受控制。


好想把血液吸食至尽,


好想吃掉这颗果子。




陈长生有些无力,眼前一阵阵发黑,恍惚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颈处赵霁的动作已经从舔舐变成了啃咬,陈长生自然清楚这便是师兄告诉他的他血液的不同之处。


他默默地计算了一下,发现等到玄霜寒气彻底将这个人杀死,他的血液也会随之消耗完。


好不容易在南客的双翼下逃出生天,如今却要死在自己人手里。


陈长生虽然不能接受,但也不得不接受



秋山君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


按照他的身体情况,应该要再过一会才能醒来的。


一股香甜的血液味道从身旁三尺处弥漫了过来。


秋山君有些僵硬的转过头。一位大约四五十岁的散修,正伏在陈长生颈处吸食血液,陈长生将头扭到了另一边,显然是十分恶心。


他三两步上前,化手为刀砍向了那人后颈。


出人意料的是,他只能用三分力,却依然劈晕了这个周身气息已经到达通幽巅峰的修道者。


“你没事吧?”他看向陈长生。


陈长生语气非常平静的问他:“你觉得刚才这个人吸我精血恶不恶心?”


此时空气中还留有浓重的血液香气。


秋山君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无暇顾及他的问题。


所幸陈长生还可以自己说下去,却又开始了另一个话题:“如果阁下能忍得住不对我动手,麻烦把我从此处带走。虽然不知道阁下感觉如何,但是我现在有点晕,而且一点都不想回忆之前的场景,所以要晕一会。”


说完就无比坚决果断的晕了过去。


秋山君有些无语。


……


思绪回转,秋山君注意到了脚下的白草。


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陈长生自然也看见了:“白草道?”


两人都极快的回忆起道藏中对于这条白草道的记载。


最后还是秋山君先开了口:“走了,总要走走才能知道最后是生是死。”


——其实还有一个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原因,南客和其他几位就在后面。


tbc——————————————

这里解释一下,因为遇到的人不一样了,所以原著里的白海改为现在的赵霁。赵霁在陈长生刚到中土大陆和十岁时去过西宁,知道无垢是由龙须做成,也知道陈长生的血液中蕴含着圣光。然后就是长生的化名问题,这个时候在原著里陈长生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徐有容,所以直接把徐生这个化名删掉了,直接用本名。

字数2086【修改过一次但是字数应该差不多


评论(9)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