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这只是个小号

首先谢谢你喜欢我呀 <<
这里是择天记原著向秋陈相关小号 <<
本质是个辣鸡写手,不定期掉落更新【连载or短篇】 <<
会努力填坑!!! <<
请不要转载<<

【秋陈】同居三十题

相拥入眠

    冬天的夜晚即使燃了暖炉也极冷。

    这点冷对于都已经晋入神圣境界的两人实在都不算什么。

    但是教宗陛下还是坚持钻进了秋山君的怀里说是因为暖和。

    秋山·妻控·君发现自己完全无力反驳,于是环住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的陈长生,闭上眼睛享受难得平静的时光。


一同外出购物

    南方在过年时的花市是北方从来都没有的。第一次在温暖的南方过年的陈长生坚定不移的把秋山君拖向了对方早已混的熟的不能再熟的花市街头。

   “这个对联给落落带去,这个小挂饰给唐棠,唔,折袖他们该挑什么?……”

   小贩冷汗直冒:我的教宗陛下您就别挑了吧,没看见旁边秋山君的黑气已经快实体化要杀人了吗?……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此处自动修正为鬼故事书籍)

    得益于教宗陛下良好的作息,已睡。


一方的起床气

    “长生,快点起来了……”秋山君开始了每天的第一项日常活动,把有起床气的教宗喊去吃饭。

     陈长生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可惜下一秒就合上了,头一歪似乎要再次与周公聊天。

     秋山君呵呵一笑,果断使用杀手锏:“如果你再不起来的话,今天就别起来了。”

     锁骨和胸前全是吻痕的陈长生在迅速会意的同时弹了起来,下榻去换衣服。

     稍微有一点遗憾呢。秋山君看着陈长生的背影,这样想。


做饭

    嫁到秋山家之后陈长生没有进过厨房。


大扫除

    房间被里里外外全部收拾了一遍(虽然他本人坚持认为原来不乱)的秋山君震惊了。

    始作俑者陈长生正在试图打扫房梁上的花雕的一块死角。

    没有最洁癖,只有更洁癖。秋山君在发现自己的书柜都被全部扫了一遍尘之后领悟到了。


浏览过去的照片

    照片?不存在的。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长生是最好的。”秋山君眨眨眼睛,看向身侧的伴侣。

    “你也是。”陈长生也微笑着看向他。


相隔两地的电话

    电话?那是什么东西?


早安吻

    发现威胁媳妇要么下床吃早餐要么一天都躺在床上有效的秋山君最近又折腾出了新办法。

    到了点就直接吻上去,吻到醒为止。

    被占便宜多了,教宗陛下直接练成了秋山君刚俯下身就立刻起来的绝世神功。

    秋山君自己感觉十分遗憾这一点,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替对方挑衣服

    “你穿这件,我穿这件。”秋山君一手拿着一套一眼便能看出来是情侣装的衣服,见陈长生走了过来,便递给了他。

    “好。”陈长生不会拒绝这个不算是要求的要求。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看着轩辕破最近才养的狗天天追着陈长生舔,徐有容的白鹤常常缠着陈长生不放,就连唐三十六不知从哪得来的异色瞳小猫都天天窝在陈长生怀里俨然已经忘记了真正的主人。

    “我们还是别养了。”已经到了连小动物的醋都吃的秋山君真诚的提议。

    “我也觉得,太粘人了。”素来不太愿意与除了秋山君以外的大部分生物接触的陈长生表示赞同。


一方卧病在床

    “这一剑该我来受的。”陈长生半是心疼半是愧疚的看着趴在床上,因为被暴怒的徐有容伤到而不能随便乱动的秋山君。

    “我也对不住师妹,”秋山君背后被划了很大一个口子,“不用愧疚。”

    只是皮肉伤什么的陈长生听不下去,坚持要亲自照顾他。

    秋山君想了想,就由他去了。


午睡

    秋山君眼疾手快的把快要落到陈长生脸上的小虫子捏住丢到一边。

    斑驳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树影洒在两人相同的衣料上。

    秋山家现任家主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把手中的书放到一边,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教宗陛下沉沉睡去。


帮对方吹头发

    秋山君故作轻佻的挑起陈长生一缕发丝,吹了口气:“这样?”

    陈长生:……我想打人。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教宗陛下捂着鼻子,看着在屋内帮他找手绢的秋山君如是说:“南方天气真热。”

    秋山君帮他把鼻血擦干净,不去揭穿恋人在此刻的不坦诚。


庆祝某个纪念日

    “今天是我们成亲一年零23天。”秋山君正直的为自己此刻的行为找了理由。

    “23天前也没见你干什么了!”

    “所以现在补上。”


接对方回家

    一脸恍惚的唐三十六望着陈长生搀扶着重伤的秋山君,他们对面还站着怒气冲冲的徐有容。

    我是不是在做梦。

    居然看见秋山君ntr了徐有容和陈长生在一起了,还试图把陈长生从国教学院带走。

    他觉得自己的前景很危险。


离家出走

    不存在的。


一个惊喜

    秋山君把象征主母身份的手镯戴在了陈长生手腕上。


屋顶上看星星

    “你的命星在哪?”

    “很远,在这里看不到。”

    “我的更远,好像是在圣光大陆那边吧。”

     

一场飞来横祸

    徐有容不在,唐三十六有事,离山剑宗的弟子大半都下山历练去了。

    于是陈长生不得不和秋山君一同去往事发场所解决问题。

    情敌共处,不能更尴尬。

    徐有容:“这就是你们回来之后就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了的理由?”


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

    秋山君知道陈长生大概是不能生的。

    所以他机智的从来都不问。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神圣境界的夫夫,被天气阻拦是不存在的。


喝醉

    秋山君看着喝了五杯就倒在自己怀里格外黏人的陈长生,寻思着可以在家里多让长生喝喝酒。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有起床气的陈长生愤怒的向秋山君扔了个抱枕。

    秋山君把抱枕放在一边,把人压在床上。

    “这么不想起,不如来做一点更有趣的事?”


穿错衣服

    唐三十六把陈长生拉到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国教学院校服,再指了指他身上的离山剑宗校服。

    “赶紧趁没人去换!恩爱狗!”


一方受轻伤

    “不用……”

    “不行。”

    “真的没必要。”

    “不管。”

    陈长生看着因为自己脚崴了就直接抱着他来来往往的秋山君,观察着离山剑宗和国教学院众人冷漠的表情,想着果然还是分手吧。


意外的求婚

    大概就是陈长生正在看书,秋山君把聘礼单子放在他的书页中,然后他被一大堆奇珍闪瞎了眼。


滚床单

    “秋山……轻点,好疼唔……”陈长生的指节泛白,死死的抓住身下的被子。

    

fin

渣文笔qwq

所以只敢撸短篇了qwq

三十题穿插了很多不同时期的时间轴,所以大家最好不要连在一起联想qwq

你们可以试着排序233

评论(12)

热度(135)